印度对俄罗斯石油的进口猛增五倍

自今年早些时候俄乌冲突以来,俄罗斯对中国和印度的化石燃料出口大幅增加,即使对美国,欧洲和日本的出口出现了急剧下降,这也有助于补充克里姆林宫的战争资金。

根据芬兰智库能源与清洁空气研究中心数据的分析表示,7月至8月期间,俄罗斯对中国的能源出口价值与2月和3月相比增加了17%,即3000万欧元(2900万美元)。煤炭出口增长了53%,而石油出货量增长了16%。

同期,对印度的出口增长了570万欧元,即4000万欧元,创下了世界上最大的增幅。根据印度贸易统计数据,俄罗斯是6月份印度第二大原油供应国,从2021年的第10位跃升。

俄罗斯7月和8月的石油、煤炭和天然气日出口总额比2月和3月下降了18%。通过管道输送的天然气遭受了56%的最大跌幅,其次是石油产品下降了34%,煤炭下降了29%。另一方面,原油价格上涨了19%。

能源是俄罗斯的一个关键产业,石油和天然气约占政府收入的40%。为了让莫斯科缺乏资金来资助其在乌克兰的战争,美国,日本和欧盟对俄罗斯的石油和煤炭实施了一系列制裁。

结果,俄罗斯对欧盟的化石燃料出口下降了35%。美国和英国的暴跌幅度约为90%,日本下降了约70%。俄罗斯每天对这些国家的出口减少约2.5亿欧元。

但俄罗斯能源出口的总体降幅要小得多,约为1.7亿欧元,原因是莫斯科成功地以折让的方式向中国和印度等未参与制裁的国家出售了能源。

对中东的出口也扩大了,对阿联酋和埃及的货运量分别增加了约9倍和3倍。据报道,他们正在将俄罗斯原油加工成石化产品,出口到世界其他地区。

例如,阿联酋的富查伊拉港被认为是出口混有俄罗斯原油的石油产品的“主要枢纽”。随着对俄罗斯天然气和石油的制裁在欧洲和美国扎根,俄罗斯的石油正在通过第三方加工商到达全球客户手中。

对土耳其的出口价值增加了约20%。该国是北约成员国,其批评俄乌冲突,但对经济制裁持谨慎态度。

美国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在9月份透露,俄罗斯正在大幅折扣新兴经济体的石油价格,并补充说,她已确认对几个国家的价格降低了30%。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没有排除进口俄罗斯石油的可能性,他告诉英国《金融时报》,“我们一直在监控所有选择”。

飙升的能源价格也削弱了经济制裁的影响。根据CREA的数据,俄罗斯在乌克兰战争后的六个月内从化石燃料出口赚了1580亿欧元。据估计,俄罗斯同期的战争成本约为1000亿欧元。

为了对俄罗斯财政造成更大的影响,七国集团(G7)主要经济体的财政部长于9月同意从12月开始对俄罗斯石油进口实行价格上限。该安排禁止保险公司为超过上限的石油海上运输投保。欧盟成员国周三同意了这一上限。

根据俄罗斯财政部的数据,该国在2022年上半年的财政盈余为1.37万亿卢布(219亿美元),但截至8月的一年中,这一数字缩小至1370亿卢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