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干达总统承诺经济增长

穆塞韦尼总统昨日谈到了乌干达的经济前景,并再次拒绝了对燃料进行补贴的呼吁。陷入困境的贸易商和一些制造商认为,这种干预将大大有助于降低经营成本。

他在科洛洛独立场地(Kololo Independence Grounds)发表的国情咨文(SONA)遭到反对派议员的抵制,演讲措辞乐观,增长数据乐观,并大胆宣称乌干达经济将在12个月内达到550亿美元大关。

今年的实际经济增长率预计为5.5%,而上一财年2021/22财年为4.7%。未来五年,中国经济预计将以平均每年6.5- 7%的速度增长。但这些是财政部的增长率,但我相信我们可以增长得更快,穆塞韦尼表示。

然而,总统回避了任何关于普通乌干达人今天挣扎于不断上涨的生活成本的提及。同样,Kololo的一些听众失望地离开,因为总统没有详细说明政府根深蒂固的腐败问题,这些问题每年使国家损失超过9万亿先令

穆塞韦尼表示,乌干达经济表现出的韧性得益于对制造业的更多投资;扶贫计划,如教区发展模式、Emyooga等。支援中小型企业;石油和天然气行业活动增加,区域贸易增长。因此,到2023/2024财政年度结束时,乌干达的GDP预计将增长到207.22万亿先令(相当于551.7亿美元),按购买力平价计算为1567.6亿美元。这反过来预计将使我们的人均GDP从1096美元提高到1186美元。

总统表示通货膨胀已得到控制

因此,我们已经战胜了消费价格和生产价格的快速上涨。然而,由于气候变化的影响导致该国许多地区长期干旱,粮食价格仍然居高不下。这将成为历史,因为政府正在对小规模太阳能灌溉进行投资,以解决水资源短缺问题。

拒绝燃油补贴

穆塞韦尼昨日再次重申他反对燃料补贴,称这是因为这类措施不可持续,反而会给经济带来扭曲。

补贴可能会导致走私和短缺,当一些富有的商人为了从更高的价格中获利而采取囤积手段,造成人为的短缺。一些国家对燃料、面包、小麦等一些基本商品提供补贴或控制价格。我们不赞成补贴消费,比如补贴人们开车去夜店的汽油。

在演讲之前,一些乌干达人希望总统能提供一些燃料方面的救济,目前每升汽油的价格为5000先令,几乎是疫情前的两倍。

反对党民主变革论坛(Forum for Democratic Change)Patrick Oboi Amuriat周二在接受采访时呼应了公众的担忧,即昂贵的燃料对运输成本的影响决定了一切。

我们建议实行管制燃油价格,并立法禁止销售高于政府管制价格的燃油。Amuriat表示。但是议会国民经济委员会John Bosco Ikojo先生同意总统的立场。

你看到肯尼亚引入燃料补贴时发生的事情了吗?它扭曲了经济,他们立即取消了它,Ikojo昨日表示。他补充说:“是的,高油价对生活水平有直接影响,因为价格高的地方,总体生活成本也会上升。然而,在这种情况下,最好的办法是削减燃油税,而不是提供补贴。”

穆塞韦尼表示,唯一可能考虑的补贴是对农业投入价格的干预。我们正在研究这个问题。作为政府,我们的政策是让需求和供给力量决定价格,激励生产。然而,在化肥问题上,我们要么找到一个解决方案,阻止西方干涉化肥价格,要么我们提供补贴。

旅游

穆塞韦尼表示,如果发展得当,旅游业是可以改变乌干达经济的一个部门。他说,自解除封锁以来,乌干达的游客人数已经超过了新冠疫情前的数字,截至2022年12月,乌干达的游客人数为814,508人,为该国带来了1.014亿美元的收入。他说:“为了利用这一潜力,政府将维持国家和旅游景点的安全。”

目前来自旅游部的数据表明,该行业在乌干达整个旅游价值链上直接雇佣了155万人,占该国GDP的6.7%。2022年,乌干达国家公园接待了367869名游客,超过了2019年新冠疫情前记录的323861名游客。其中高达63%是国内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