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提议放松对美国大银行资本和流动性要求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简称∶美联储)提议放松对美国大银行的资本和流动性要求,这是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上任以来美联储在放松银行监管方面宣布的最重大举措之一。

包括U.S. Bancorp (USB)、Capital One Financial Corp. (COF)等十几家美国大银行都可能受到影响。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 JPM)等规模最大的美国银行则不会面临重大监管变更,有业内人士认为,美联储的方案力度不够大。

在周三的会议上,美联储理事会以3∶1的投票结果通过了这项提议草案,草案按规模和其他风险因素将美国大银行分为四类。区域性银行今后可能完全无需满足某些特定的资本和流动性要求,或者只需满足较低要求。在某些情况下,区域性银行接受压力测试的频率也会降低。

银行业对这项方案反应不一。尽管某些行业组织表示赞赏,但代表大银行的银行政策协会(Bank Policy Institute)Greg Baer称,该方案在“针对性监管规则上做得不够”。他举例称,方案并未涉及如下两个方面,一是美联储针对大银行进行的主要压力测试,二是对在美经营的外国银行的监管规则。美联储官员称,正在筹划未来将在这些领域提出的方案。

该计划使美联储分为两派,让特朗普任命的监管者与美联储唯一一位由奥巴马任命的官员站在了对立面。美联储鲍威尔(Jerome Powell)表示,该提议将减轻监管负担,同时对那些造成最大风险的银行保持最严格的要求。

美联储理事布雷纳德(Lael Brainard)持反对意见。这位奥巴马任命的官员表示,上述政策调整将“削弱对美联储体系的抗压性至关重要的缓冲”,并将加大美国纳税人再次受到冲击的风险。

美联储这项提案的最重要的调整将影响资产规模在1,000亿-2,500亿美元之间的银行,包括BB&T Corp.和SunTrust Banks Inc.(STI)等。这些银行将不再需要遵守所谓的流动性覆盖率(Liquidity Coverage Ratio, 简称LCR)要求。按照该要求,银行需持有能在紧急情况下变现的资产。

该提案还将为这些银行在证券投资组合损益如何影响其资本水平上提供更大的灵活性,这可能会降低这些银行必须维持的资本水平。

此外,资产规模在1,000亿-2,500亿美元之间的银行明年可能不需要参加美联储的年度压力测试,该测试公开为银行打分,评估其能否在严重衰退期间继续放贷。

周三的提议并未直接提到这个问题,但美联储负责监管的副Randal Quarles称,他预计美联储针对这些银行每年举行一次的公开测试将改为每两年举行一次,并且预计2019年将不会进行测试。

资产规模在2,500亿至7,000亿美元的银行,或者非银行资产或跨境敞口为750亿美元等达到特定风险门槛的其他公司,在资本要求如何反映未实现损益方面也会获得灵活性。按照该计划,这些机构将实现一个长期寻求的目标∶有所放松的流动性覆盖率要求,大约是这些机构目前所面临要求的70%-80%。

此类机构包括U.S. Bancorp、浦瑞兴金融集团(PNC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和Capital One,这些机构数年来都抱怨,美联储的流动性规定对它们太严苛。

美联储表示,流动性规定调整可以使大型银行必须持有的流动性资产规模减少约430亿美元,约是资产超过1,000亿美元的银行所持流动性资产的2.5%。不过每家公司受到的影响将不同。美联储官员表示,将继续对大型银行的流动性进行“压力测试”,在一些情况下,压力测试的要求将比美联储提议放松的规定更严格。

美联储官员称,他们没有看到流动性规定改变将会如何影响信贷的确凿证据。通常情况下,遵从较宽松流动性规定的金融机构在抛售美国国债或其他安全资产,增加放贷等风险和利润都更高的业务活动方面拥有更大的灵活性。

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House Financial Services Committee)Jeb Hensarling(得克萨斯州共和党人)赞扬了该提议,称这令美国向放松过于严格的银行监管规定迈出了一大步。根据今年早些时候生效的一项法律,国会赋予了监管机构上述任务使命。

尽管美国最大的几家银行没有从周三的提议中获得多少好处,但美联储本周早些时候已采取了另一项长期以来主张的改革措施。美联储的提议将改变集中清算衍生品在资本计算中的处理方式,从而会降低银行为防范衍生品风险而持有的资本。目前的规定基本未对风险较低的集中清算衍生品和未清算合约进行区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