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会议纪要暗示将继续缓步加息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简称∶美联储)上一次政策会议的纪要显示,官员们正在讨论是否需要将利率上调至足以为快速增长的经济降温、从而避免经济过热的水平。

自2015年12月以来,美联储已将短期利率从接近零的水平持续上调至2%以上。美联储官员们基本上都认为,当前的利率水平依然很低,具有鼓励借贷、投资和支出的作用,提振了整体经济增速。未来某个时点,利率水平将进入对美国经济而言的中性区域,如果美联储在之后继续加息,则利率将对经济产生抑制性作用,减缓美国经济的增速。

美联储在周三公布的9月25-26日会议纪要中称∶“有几位与会者预计政策将需要在一段时间内变得略有抑制性,也有几名与会者表示,如果没有明确的经济过热和通胀上升迹象,他们不会赞成采取抑制性的政策立场。”

由于美国经济稳健增长,且失业率持续下降,美联储今年将利率缓步上调至中性水平的决心进一步增强。

官员们在9月份的会议上一致投票,支持将基准利率上调至2%-2.25%区间。会后发布的预期显示,大部分官员预计,如果经济表现符合当前预期,今年要再加息一次,2019年加息三次左右。

问题是官员们到底认为利率还要上调多少。美国经济当前的扩张速度高于官员们认为长期可持续的水平。理论上来说,这有可能导致通胀上升,但眼下通胀水平似乎平稳,接近美联储2%的目标。

美联储面临的一大挑战是,官员们并不确定中性利率到底在什麽水平。在9月份缓筢公布的声明中,他们删掉了将其政策立场描述为“宽松”的表述,而在以往的缓筢声明中这一表述多次出现。

美联储鲍威尔(Jerome Powell)在本月早些时候的一次会议上表示∶“利率仍然是宽松的,但我们将逐步将其调整至中性水平。”他淡化了有关政策是否需要转为抑制性的问题,称∶“目前来看,我们距离中性水平可能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近期预测数据显示,大多数官员认为长期利率应位于2.75%或3%附近水平,以平衡供需。上述会议纪要表明,“许多”官员认为需要把利率提高至该水平上方,以降低通胀率持续超过目标可能引发“重大金融失衡”的风险。

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首席美国经济学家Mike Feroli表示∶“他们似乎更愿意坦承采取抑制性政策的必要性。”

本月更强劲的经济数据促使投资者更认真看待美联储表露的将稳步加息的计划,之后美联储的加息行动就成为白宫和华尔街的关注中心。总统特朗普将随后的股市大跌归咎于美联储,并称美联储“疯了”,“失控了”。

鲍威尔和其他美联储官员表示,他们不会受政治压力的影响。上述会议纪要没有提到9月召开会议时特朗普已经发表过的评论。

会议纪要称,一些官员已经调高了对今年的经济增长预期。但纪要未透露他们对短期或长期经济增长前景的看法有没有发生重大改变。

一些官员认为特朗普去年批准的减税措施提振了投资支出,但纪要显示,官员们还认为,鉴于特朗普政府今年对钢铝产品加征进口关税所带来的不确定性,他们了解到已有企业放弃了其他投资或生产机会。

其他美联储官员强调,尽管新兴市场今年夏天面临一些压力,但市场活跃是经济增长强劲的另一个迹象。部分官员强调了企业借款以及银行系统外金融机构所发放信贷的潜在风险。

Pantheon Macroeconomics的首席美国经济学家Ian Shepherdson说,总体而言,会议纪要似乎表明美联储对其预测有信心,不太可能因股市的短期波动或新兴市场的麻烦而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