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需要审查回购市场,尤其是银行监管

据多位美联储官员向MNI表示,美联储需要全面审查回购市场,包括自金融危机以来的银行业监管对流动性产生的影响以及市场有无完全恢复对美联储调控短期利率能力的信心。

虽然美联储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表达了对美联储的信心,相信美联储有能力解决导致9月份回购市场资金短缺的背后原因,但他认为银行业监管改革可能导致了隔夜市场受阻,并提到日间透支机制发生了潜在变化。

美联储货币政策事务部前副部长比尔?纳尔逊(Bill Nelson)认为美联储应该考虑所有选择工具,与其他现任及前任美联储官员的看法一致。

现任银行政策研究所首席分析师、曾参与设计雷曼兄弟破产后紧急流动性工具的纳尔逊称,“我认为美联储有很多工作可以做”,“如增加财政部逆回购的现金替代性,将其纳入美联储的监管流动性评估。”

银行杆杆率要求不能作为约束性目标,还应该作为风险资本要求的一种保障。内尔逊称,美联储在年底还应额外考察对全球金融系统有重要影响的贷款机构的资本附加要求所产生的“异常压力”。

民主党2020年总统大选热门人选、参议员伊丽萨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表示,在上周国会佐证演讲中,美联储鲍威尔称,一些银行监管机构可能做出一些调整,“以便资金流在不影响系统安全性的情况下在银行系统内更自由流动”。近期沃伦对美联储干预货币市场的方式发出了警告,还指责财政部部长斯蒂夫?努钦(Steve Mnuchin)“以此为由放松了对华尔街银行巨头的约束。”

-日间透支

内尔逊称,鲍威尔建议允许银行的美联储账户日间透支,这种建议是无效的。无论是允许只用国债作为担保的账户透支(净借记限额更高)、还是降低费用,能起到的作用都很小。

银行出于担心引起监管机构不必要的关注而不愿意进行透支,透支已经越来越少见。其他几位现任和前任美联储官员也认同,有无日间透支没什么区别。

内尔逊称,“首先,美联储应该走出来,至少对银行和监管者进行培训…让他们了解银行具备日间透支能力是可以用的。这样一来,监管机构和银行管理部门就不会认为使用日间透支是有问题的,出现这样的情况时不会引起误解。

美联储曾表示,监管机构没有规定对储备金的青睐胜于美国国债,银行对储备金的偏好降低了回购市场灵活性。与此同时,银行也表示有银行监管压力。

文森特?莱恩哈特(Vincent Reinhart)称,无论是鼓励储备金交易还是鼓励减少储备金持有规模,对解决回购市场资金短缺都没有很大帮助。莱恩哈特曾在美联储工作24年,曾担任美联储货币事务部部长。

“我认为这些都可以用基点来衡量,在有套利机会的时候使用储备金意愿偏低与银行监管方的操作有很大关系。”

相应的,美联储必须寻求更全面的方案来解决回购市场资金荒。

莱恩哈特称,“我认为美联储的处境艰难,所以最好采用提供准备金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别指望有魔法棒,只要挥动一下银行就可以提高准备金使用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