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奋斗者住有所居 让异乡者的“乡愁”成为过去

让奋斗者住有所居 让异乡者的“乡愁”成为过去。

买房可以说是大多数年轻人的梦想,人生的一大难题。在外漂泊久了,就有一个梦想,想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然而在节节攀升的房价面前,大部分年轻人可能奋斗数十年都很难买得起房子。从城市发展层面来说,过高的房价将会阻碍城市化的进程,也会成为提升城市化水平的障碍。一方面城市的建设和发展需要吸引更多的人口涌入,另一方面居高不下的房价却使异乡者们望而却步。

“住不起房”已经从单纯的经济问题演化为社会普遍关注的民生问题。

十九大报告提出,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加快建立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让全体人民住有所居。

让住房保障供应体系更加多元

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从限购、限贷,到限售、限价、限商,频繁出台的政策中,可以看出这样一个信号:各级政府和相关部门将会着力稀释房子的商品属性,逐渐回归它的使用价值,从而把年轻人的精力从买房的沉重负担中解脱出来。

如何“软化”买房这件事?发达国家和地区的普遍做法是重视住房租赁市场,而与我国相邻的新加坡则探索出了与多数发达国家以公共租赁或房租补贴为主截然不同的住房保障制度。

1964年新加坡开始推行“居者有其屋”计划,鼓励中等收入和低收入阶层购买建屋发展局兴建的“组屋(由新加坡建屋发展局承担建筑的房屋,为大部分新加坡人的住所)”,截至2016年,高达82%的公民居住在“组屋”里,住房自有率和组屋自有率均在90%以上。可以说,通过搭建阶梯化供应的住房供应体系,新加坡成功地保障了多群体的住房需求。

国内香港住房保障模式下的公屋从制度设计到实际执行同样值得学习。相比新加坡,香港更加依赖土地财政,因此坚持房屋供应以私人机构为主导,居屋政策不应妨碍私人房地产业的发展,因此香港地区的保障住房以租赁的公屋为主,自有产权的居屋覆盖面有限、定价较高且供应服从于私宅市场。

内地则在90年代全面进行城镇住房制度改革,从福利分房转向货币工资购房,并建立分层住房供应体系。经过“十二五”、“十三五”规划建设,我国已经建立多渠道、多元化的住房保障制度体系,加快棚户区改造,盘活存量商品房资源,发展集体建设用地的租赁房源、推进“租售同权”、产权多元化,开启了新时代的全市民住房保障模式。

以人为本高质量实现“住有所居”

有了制度、政策的支持后,在实际操作中,还需要确保保障房建设的质量安全,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多次对保障房质量监管提出严格要求,并对保障房建设实行“质量终身责任制”。此外,要让保障房的使用者能够住得下来,住得安心,还需要在建设中考虑整个的配套、生活、就业、医疗、教育。

金诚集团董事长韦杰认为:“保障性住房应成为舒适、安全,更有生活味的居住场所,而不是临时的家。所以我们不仅重视新建小区的房屋质量,同时还会利用我们开发特色小镇的经验,在小区周边建设学校、超市、医院等配套设施,让奋斗者的居住品质在这里得到提升。”

让奋斗者安居乐业,让异乡者实现“住有所居”,为城市的可持续发展提供保障,金诚集团与常州金坛经济开发区政府合作打造的PPP项目——金坛幸福城即是一例。总投资额40亿元,在建项目含保障房项目和市政项目,其中,保障房项目有丁香苑、蔷薇苑、瑞香园三个区,八个标段,67个单体,总建筑面积67.9万平方米,将让5360户中低收入家庭实现安居梦。除此之外,金诚集团还将打造集聚会、会客、健身、影视、主题活动组织功能为一体的会客厅……

凭借自身的产业优势,通过打造“人、产业、城市”三位一体、高度融合发展的全生态城市系统,提升居民的生活品质与环境,金诚在没有先例的情况下,率先探索创新型保障性住房的建设,解决老百姓的生活和品质问题,用城市化,用产业化的方式,推进共同发展。

可以说,金诚集团为保障性住房项目的建设提供了标本。

一座重视人的价值与尊严的城市,是一座适合筑梦的城市,更是一座值得为之奋斗的城市。相信在不久的将来,由政府调控、企业参与,多方共同在保障性住房市场上发力,新时代的全市民住房时代不会再遥远。


常州金坛保障房项目施工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