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还债记:9个亿与1个误会

贾跃亭还债记:9个亿与1个误会.

当你还沉浸在元旦小长假后的节日综合症中时,贾跃亭和他的债务处理小组已经在一周内偿还了9个亿。

图片1.jpg

可以说在FF宣布融资后,公众对于贾跃亭以及FF汽车的态度开始出现了微妙的变化。在媒体上,不出意外可以看到很多标题党依然试图在甘薇受托处理债务这一件事上来找到更多明星夫妻八卦深意。而另一端却是在IT金融精英圈内开始出现了“FF刷屏”的小高潮,比如2月6日上午就出现了一个因“误会”而生的美丽。一个乐视前员工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发布了一条去年FF在CES的发布会新闻,结果不少朋友看到之后误以为是刚刚发生的消息,并自发性的开始分享转发,最终在媒体人、投资圈人士、乐视离职及在职员工、互联网圈人士刷出了一个小爆点。虽然最后有人已经点破是样车的旧闻,但扩散依然在延续。这种自发、自动性恰恰反映了越来越多人对贾跃亭以及FF从看热闹,到期待和希望,希望看到英雄归来、看到FF成功量产。

图片2.jpg

(部分朋友圈截图)

可以说,贾跃亭曾经带来的奇迹、以及承诺的未来,在许多人心中已经埋下种子,等待春天的到来,发芽、生长。不过,这个大树想要成长的更快,仍需要贾跃亭继续完成他的“负责到底”。

甘薇领导债务处理小组在我的眼里,不需要过多的美化,因为这是他们的承诺,理应言必行,行必果;但也不应承受外界过多的基于八卦和伦理的深挖。因为在中国传统的家庭文化中,妻子临危受命不仅仅是夫妻情感的体现,更是一种信用的公示:这个在贾跃亭个人利益链中最重要的共同体进行代言,应该是对于其解决债务的最大决心的体现。

所以,甘薇不是刘涛,也不是其他人,我更愿意把她看作一名普通的、深爱家庭的女人,在与有共同价值观和使命的丈夫履行承诺。

对于真正关心贾跃亭乐视控股系债务问题的相关利益人来说,1月7日公布的债务处理进度公告有几个重要信号:

第一,一周之内针对乐视以及金融机构完成9亿债务的实质解决。

在去年7月前,曾有媒体统计,从2016年12月到2017年6月贾跃亭以及乐视控股一共偿还债务将近两百亿,平均每天近一个亿。如今在节后的第一周内也保持了如此的效率。

而这两笔钱先偿还的对象也是是意味深长:一个曾经的前任,一个金融机构。

乐视与招行之间的纠纷不必累述,但可以看出贾跃亭已经打破此前的反省——此前在多金融机构申请贾跃亭以及乐视控股资产冻结前,贾跃亭曾反省:如果有钱就先投入经营,金融机构的还贷可有商有量。结果,在偿还了100多亿后,曾经挤着提供贷款授信的金融机构掀起了最先的挤兑,而这一个挤兑直接逼停了贾跃亭和乐视控股的日常运转,让曾经有望推动的偿还计划中断。

所以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先处理好金融机构的债务对于后续的资产清算有着十分关键的作用。根据甘薇发布的公告显示,出售酷派股份转让价款8.07亿港元直接被招商银行抵消对应的部分债务(原债务本息约14亿港币),偿债比例近60%。而乐视非上市公司资产和贾跃亭个人资产超倍冻结合计261.62亿元,如果解冻,将成为债务处理的关键来源。

如果金融机构的偿还是火线救援,那么对前任乐视上市公司的偿还就颇有一些无奈了。在关系上,两者关系应该都属于“同室”,应一致对外,但随着贾跃亭死忠派被逐渐清洗、孙洪斌一系掌控乐视上市系后,乐视上市公司对于愿债务的追讨从帮助到了利益拉锯。这个从乐视商城的核心资产仅价值不到一个亿这个数字就已经够看到很多端倪了。包括此前拥有多个金融牌照的乐视金融以30个亿的估值抵债并入乐视上市公司事件,都无处不在应验一个判断:在贾和孙之间,孙不会伤害贾,但利益已经站在了第一位。

不过对于贾跃亭来说,或许乐视商城重新回归乐视上市体系是意义大于价值,作为创始人,乐视商城最好的价值体现地就在乐视,而乐视电视、乐视手机这些曾经承载一代乐视人、贾跃亭梦想的硬件产业也只有乐视商城才更加完整。

直到前不久,一个智能硬件的朋友饭局间还点评中国智能电视,在他们的实际测试中,乐视电视的性能是最好的,而那些号称同等配置甚至价格更高的品牌却败下阵来。这或许就是好产品背后真正的口碑吧。

第二,两个重要资产清算。

此前很多媒体都爱算贾跃亭欠了多少钱,但很少人愿意去算他能不能还的清。这或许就是“媒体流量艺术”吧。但一次次的债务偿还来源或许已经可以说明一切:贾跃亭将履行承诺,将乐视控股相关资产变现清算。

跟据不完全统计,乐视控股资产价值或许接近400亿。其中有四大部分,第一部分是股东贾跃亭持有乐视网股票,第二部分是中短期可变现的商业项目(如世茂工三等物业和地产),第三部分为乐视体育、酷派+手机等股权投资,第四部分则是超20000+专利以及25900多亩的土地资源。其中,乐视非上市公司拥有的地产资产估值可能达到100亿元左右。目前易到、酷派、乐视商城等资产已经基本尽数清算,而更多资产或许在冻结后将进入偿还流程。

不过也有媒体指出,贾跃亭真正能够造血还债还是新事业,在大面积的挤兑中,贾跃亭的资产“变卖”难说能够占到多少便宜,中国很多曾经失败的企业家的遭遇都在说明落井下石的事情不会太少。而真正的机会还是贾跃亭是否能够将培养了近四年的汽车事业推进到量产阶段。而新能源汽车产业的真正价值体现并非卖一辆车挣多少钱,而是在全球禁油令发起之前,贾跃亭的FF和乐视汽车能够占领多少汽车市场,这就是可持续发力的基础。如果按照目前融资成功的背景下,贾跃亭的汽车事业最大的优势就是技术上的高壁垒,将成为中高端新能源智能汽车的主要竞争者。

从2016年年底的大危机爆发至今,是非黑白功过成败其实已经十分清晰,但幸运的是,在暴风雨中希望依然存在,事情在一步一步的解决。贾跃亭变成了热门IP、成了流量担当,不过还是应了那句话:欲戴其冠必承其重,贾跃亭的头依然高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