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德夫这首酒歌,见证文化的醉人魅力

胡德夫这首酒歌,见证文化的醉人魅力。

“鲍勃迪伦的歌我会唱,你把卑南族的歌唱给我们听吧。”近乎流浪汉打扮的李双泽,向当时在西餐厅驻唱西洋歌的胡德夫喊道。胡德夫迟疑再三,唱起了《美丽的稻穗》。令他意外的是,这首在他生命中司空见惯的民歌,竟获得了众人经久不息的掌声。

2017年11月30日,随着凤凰网文化《未央歌》第五期的开播,这首充满故事的《美丽的稻穗》,让“民歌复兴”再次为人热议。同时,也让《未央歌》的重要推手——倡导君品精神的习酒,赢得每期数以百万计的全网关注量。

民歌与酒:厚德破土,自强传承

民歌与酒,自古相得益彰。这首被视为民歌复兴开山之曲的《美丽的稻穗》,其缘起也与酒有关。胡德夫曾回忆道:“小时候只有我一个人在爸爸旁边时,常会帮爸爸添饭、斟酒。他喝醉的时候,就会把这首歌哼唱给我听。我把第一段歌词唱三次,唱完之后我告诉大家这首歌叫做《美丽的稻穗》。其实这首歌原本是没有名字的,我按照歌词里所讲的稻穗,把它的第一句当作了名称,为这首歌取名为《美丽的稻穗》。”

从这个故事还可以看出,并不是胡德夫选择了民歌,而是胡德夫对生活的殷殷深情,浇筑了他对民歌的传承与创新能力。这也为他后来在民歌运动中的执旗地位,奠定了无可替代的根基。无独有偶,习酒近年所倡导的“君品习酒,厚德自强”,在传承和创新理念高度上,与胡德夫可谓同根同源——以“君品”靶定行止规范,以“厚德”滋养内在生命力,以“自强”外延持续力。《未央歌》与酒的因缘际会,亦成与此。

民歌与酒:自己的歌,自己的路

从《美丽的稻穗》的时代背景来看,七十年代的台湾曾一度充斥着西洋音乐。但随着大众对西方音乐新鲜感的下降,寻找歌曲的生命力与方向感,成为本土音乐人的必然命题。

在胡德夫看来:“西方人在钢琴的黑白键上用音符来表现声音,他们有属于自己的文字,如果他们脱离开语汇而在音乐中表达情感的时候,大多只能用‘la-la-la’这样的发声。”三十余年来,胡德夫一直在思考什么才是“自己的歌”。

在《美丽的稻穗》这集中,胡德夫围绕“经典传承”的主题,将民歌故事里的第一首歌、台湾原住民的千年经典古谣、张惠妹与胡德夫合作的《Power in me》等多个故事板块进行融合。从传统古谣讲到现代民歌,从台湾原住民古调讲到奥运主题曲,传统与现代的融合,本土与全球的联通,这种“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文气,与习酒的君品精神不谋而合。

爱酒懂酒的胡德夫也曾表示:“经典的歌像美丽的丰收一样,像一坛陈年的老酒一样,放得越久香气越发浓郁。越是伟大的国家,它的歌谣越是丰盛的。”

由此可见,从《美丽的稻穗》的破土与传承,到民歌运动的破土与传承,及至当前《未央歌》节目品牌赢得汪峰、张惠妹、梁文道、张艾嘉、周云蓬等一系列文化名人力挺,其背后是“源于生活,源于自然,生生不息”的醉人魅力使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