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略有乏力,但不指望工资跳增

美联储资深经济学家接受MNI专访时表示,…

美联储资深经济学家接受MNI专访时表示,里奇蒙德联储的广义就业乏力指标体现了资源未充分利用接近危机前低点,但即便如此并不意味着工资通胀迅速转变。

这说明美联储意识到通胀目标远比政策决策者预期的更遥远,因为他们重申预计就业市场紧俏将产生通胀上行压力。

里奇蒙德联储未就业指数的设计者之一Andreas Hornstein表示,“民众表示工资并没有明显增长,还表示就业市场并没有收紧。但即便考察大萧条前的一段时间,也会发现实际工资和失业率之间没有很强的关联”。

随着经济接近充分就业,他表示“我们预计最终就业增长会加快”。但经济
学文献显示“实际工资增长和失业率”缺少很强的关联。

Hornstein联手旧金山联储行分析师Marianna Kudlyak以及麦吉尔大学经济学家Fabian Lange在2014年研发了未就业指数来解决美国劳工统计中的存在的一个重要问题:如何衡量数百万没有就业却没在积极求职,但仍处于待业的群体。

自大萧条以来,有大量的人口失业但未纳入官方失业率。随着近几年就业市场改善,隐藏的劳动力又显现出来。6月份未纳入劳动力统计的群体再就业人数超过470万,创纪录新高。这个数字是当月统计内失业群体实现再就业人数的两倍,凸显了不属于劳动力范畴的群体与当今充分就业讨论的关联度。

虽然标准的失业率,即所谓的U-3 失业率,只包含了近4周内求职的个人。而未就业指数则包含的是较广泛的符合雇佣单位选择的劳动力资源。

该指数,经常被美联储政策决策者作为衡量就业市场健康状况的指标,包含了根据就业人口划分的9大工种对应的每种工种适龄就业人口。

7月份,指数下降10个基点至7.9%,达到了大萧条之前2007年3月之前最低水平。目前高于历史水平7.6%上方30个基点,达到了2000年1月份创下的点阵图峰值。该指数已经达到了1994年以来的单月最高水平。

7月份劳工部广义失业率下降至4.3%,为16年低点。也高于2000年平均失业率30个基点,这是美国上一次实现充分就业的时间。

Hornstein表示,“U-3接近于历史低点。而未就业指数,长期来看该指数与失业率同步。因此,潜在趋势该指数会下降,但相比过去25年这是相对反常的。

换言之,未就业指数也与劳工部的失业率说明同一件事:就业市场相对紧俏。

Hornstein还表示,该指数与金融危机之前的标准失业率相当,在2014年后再度上扬。2007年-2014年期间,他的研究表明劳工部的失业率过度的失业率恶化,由于危机引起的长期失业人数激增而导致该指数扭曲。而经济学家发现,这一群体只有一半被作为得到就业的短期失业人员。

随着美国经济再度接近充分就业,美联储也展开的讨论:在不刺激工资通胀上扬的情况下失业率还能下降到多低?

Hornstein表示,有迹象表明当前的平均工资增长率超过了实际工资增长,由于劳动力组成发生变化。相比之前有更多的人进入了低端工资的就业市场。

但他认为,最终的结论与失业率无关,而与工人的生产力有关。

Hornstein表示,“长期来看,如果从美国经济来看,实际工资增长与劳动力生产力增长有关”。

自危机以来,生产力增长已经停滞。“如果实际工资增长和生产力的关系继续维持不变,不应该预计实际工资增长。考虑到低通胀不意味着名义工资大幅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