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生物实验室为何要设在中亚和高加索?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sputniknews报道,“美国在世界各地进行生物武器活动,其中包括在我们边界周围”,谢尔盖·拉夫罗夫在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外长会晤上宣布道。很早以前,莫斯科已对邻国的生物安全感到忧虑。美国人在哈萨克斯坦、亚美尼亚和塔吉克斯坦已建起生物实验室网络。尤其让俄罗斯政府产生很多问题的,是格鲁吉亚卢加尔中心。华盛顿为何要做这些呢?

病毒在故意泄露

哈萨克斯坦首例冠状病毒感染是在3月初发现的。政府关闭了边界并实施紧急状态。网络上传闻,病毒可能和2016年美国人在共和国东南部建起的生物实验室有关。

阿拉木图中央实验室,专长于研究哈萨克斯坦特性病毒菌株。该实验室隶属于共和国卫生部,被认为是哈萨克斯坦共和国的财产,尽管是由五角大楼建起来的,美国为此项目拨出了1.08亿美元。华盛顿解释说,本地区有美国驻军,研究工作可帮助防范未知病毒感染。

莫斯科代表在集安条约组织、独联体和上合组织峰会上多次宣布,美国人可能利用这些实验室,损害俄罗斯的利益。但哈萨克斯坦政府确认,谁也没有干涉当地生物学家们的工作。

阿拉木图中央实验室指出:“外国学者参与是允许的,但必须是共同研究和落实课题项目。”

2018年,哈萨克斯坦的脑膜炎病例增长明显。阿拉木图有人认为,中央实验室有毒株流出。一些记者和博客主写道,美国人在有意允许病毒的扩散。他们通过这种方式,似乎想检验实验室中研究的细菌武器的效果。哈萨克斯坦卫生部宣布,并未发生任何疫情。政府否认阴谋论,并呼吁不要散布谣言和恐慌情绪。

封闭的工作制度

苏联时期,亚美尼亚微生物研究所是大型微生物研究中心。进入2000年代,美国和英国对研究所的科研成果产生了兴趣。期间,美国人帮助建起了几个生物实验室,研究高加索地区的特性病毒和毒株。像在哈萨克斯坦一样,资金由五角大楼拨出。美国国防部威胁减少管理局可进入这些实验室。

除当地专家外,美国人也在这里工作。

亚美尼亚实验室的封闭性招致莫斯科的批评。为消除怀疑,去年秋季,总理帕希尼杨同意与俄罗斯专家签署合作备忘录。但之后,亚美尼亚方面放弃了这份文件。

危险的流行病学

2010年代,美国生物学家开始关注集安条约组织另一个成员国—塔吉克斯坦。他们对可导致传染疾病爆发的不良疫情感到忧虑,几个西方国家基金会拨出资金,建立研究中心。

2013年,杜尚别胃肠病学基地设立了生物安全实验室,项目由法国梅里埃慈善基金会提供资金。在中国、缅甸、孟加拉国和其它非洲国家也有类似项目。

按照惯例,联合国和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为法国人提供帮助。2019年,在塔吉克斯坦共和国肺结核中心建起了实验室,赞助方是USAID和五角大楼。去年,在塔吉克斯坦北部的伊斯法拉市,又开设了一家实验室。但有关这个实验室的信息很少,资金还是由美国人提供的。

“中亚地区,在冠状病毒之前的疫情也非同寻常。这个地区的特点是,爆发肝炎、霍乱和肺结核,因此,新实验室是必要的。这需要资金,没有外国援助是不行的”,杜尚别政治学中心主任阿卜杜加尼·玛玛达兹莫夫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解释道。塔吉克斯坦专家,并未发现美国人的活跃中有什么可疑之处。

格鲁吉亚的病原体

格鲁吉亚未加入集体安全条约组织,但与俄罗斯相邻。卢加尔公共健康研究中心让莫斯科感到忧虑。俄罗斯政府认为,生物实验室设在第比利斯附近符合美国人的利益。

这些怀疑并非空穴来风。2018年9月,格鲁吉亚前任安全部长伊戈尔·吉奥尔加泽宣布,实验室可能进行人体试验,并展示了文件。从文件中可以看出,数十位在卢加尔中心治疗过的人死掉了。而且,在这里工作的有来自美国完成五角大楼订单的三家私营公司的生物学家。这三家公司是:CH2M Hill、Battelle 和Metabiota吉奥尔加泽注意到实验室的病毒保护水平。而且,该中心拥有“分解有害物质和带有生物活性材料弹药的设备”。前任部长提问:“既然是为居民提供保护的机构,为何有这些东西?”

鉴于此,俄罗斯外交部反扩散和武器控制问题司司长弗拉基米尔·叶尔马科夫宣布,俄罗斯将不能容忍美国在自己边境地区搞生物实验。

五角大楼认为吉奥尔加泽的指责是荒谬的。第比利斯指出,实验室从事的是和平研究,从未有过人体试验。格鲁吉亚政府并不反对俄罗斯专家访问该中心。但这些计划,因去年两国关系出现危机而流产。

西伯利亚联邦大学教授、生物系博士尼古拉·谢特科夫在与俄罗斯卫星通讯社交谈时指出:“格鲁吉亚对物理化学生物研究不感兴趣,但资料显示,这家实验室员工们生物保护等级很高,这就出现了问题,为何要从事这些重病原体研究呢?”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咨询的专家们都认为,后苏联国家,寄希望与外部援助,可能会失去对流行病学局势的控制。这蕴藏着严重的后果。需要指出的是,大流行期间,人们对实验室更加小心了,最终,有充分的理由,让这些机构更加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