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主要经济体中“直升机撒钱”不可避免

贝莱德投资研究所负责人对MNI表示,各国央行现有货币政策工具几近枯竭,加上财政空间有限,这使得主要经济体中某些形式的“直升机撒钱”不可避免,但政治敏感性可能诱使当局偷偷实施,从而增加财政支出失控和机构信誉受损的风险。

加拿大央行前副行长博伊文(Jean Boivin)接受采访时称,利率已处于极低水平,全球债务亦处于创纪录水平,几乎未留下应对下一次重大经济衰退的政策空间。他主张将央行资金直接分配给消费者或企业,而不是通过量化宽松之类的间接机制,但他指出,此举可能遭遇政治阻力,这或促使央行试图偷偷提供所谓的“直升机撒钱”。

他表示,“我认为,随着时间推移,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之间的界限将变得更加模糊,无论如何都是如此。因此,财政政策不一定非得是全面的或有意的“直升机撒钱”,但可以以某种隐秘的方式实施”

在与美联储前副主席费希尔、瑞士央行前行长希尔德布兰德及贝莱德的巴奇(Elga Bartsch)共同撰写的一篇论文中,博伊文支持建立常备应急财政工具(SEFF),在利率无法下调及通胀将严重低于目标时启用。SEFF规模将进行调整以实现央行的通胀目标,而一旦目标实现,SEFF将取消。

博伊文称,创建此类工具前面临的政治挑战可能促使各国央行谨慎准备这些工具。

博伊文表示,““我认为,在我们获悉前,这种事情或已经在幕后发生,这种可能性是相当高的”。他警告称,在最终采用直升机撒钱上缺乏透明度的代价可能很高。

–界限

博伊文表示,“如果偷偷扩大,而我们并未制定计划……或者框架,则将更加难以设定界限,“一旦打开这些政策的大门,则可能打开不计后果的财政支出的大门,或者可能会严重破坏机构的信誉。”

他称,“迫于立即应对危机的压力,像以往一样,寻找快速回应的诱惑将非常大,而央行是最易于快速回应,”指向一些货币融资元素,而这些元素在最近危机应对中出现,如购买证券。“这是个危险的滑坡,没有护栏,这就是我们提出这个机制建议的原因。”

与此同时,他指出,鉴于进一步使用现有工具的空间越来越小,全球央行缺乏明确的战略来应对未来的任何衰退,这加剧了投资者的紧张情绪,拉低了收益率,并因此进一步侵蚀了传统货币政策行动的空间。

根据该论文,SEFF支付方法可能根据不同国家的法律框架而有所不同。在美国,国会可以在美联储创建一个财政部账户,将该账户填满至预设限额,而在欧元区,欧洲央行可以直接向成年公民发放永久零息银行贷款。

博伊文表示,此类工具的规模将小于产生类似影响的量化宽松计划,因它所提供的刺激将更为直接。

他表示,“从概念上思考这个问题的方式是,你需要什么样的减税,你需要减税多少才能刺激足够的需求来刺激你需要的通胀,而财政刺激规模基本上就是你需要工具的规模。”

博伊文称,目前各国央行仍有一些空间通过现有工具来提供进一步刺激,尽管已行将耗尽。

他表示,“未来5年出现重大衰退的可能性很大。”他指出,虽然决策者尚未积极考虑直升机撒钱问题,但这已经是一个“现实的投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