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经济学家认为美国经济前景依然稳健

美联储资深经济学家在近期接受MNI采访时表示,美国经济放缓并未显示出进一步恶化的迹象,但若面临更深衰退,美联储降息的能力有限,这增强了采取谨慎货币政策立场的理由。

如果联美国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再次将政策利率下调至近零水平,则将需转向更多非常规工具来支持经济。如果决策者能够将利率维持在延长当前经济扩张的水平,则他们会更早推迟这一计划。

.费城联储研究主任多特西(Michael Dotsey)上周接受采访时表示,“鉴于利率如此之低,且当前经济状况表明利率极有可能维持在低位,零利率下限事件发生的机率是可预见的 — 未来10年内零利率下限事件发生的机率较高。”

他补充称:“我认为,多数人会说当前风险略微倾向下行。”

他表示,在新一年伊始FOMC坚持耐心立场之际,欧洲和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华盛顿和北京之间长期贸易僵局风险,加上经济再次陷入衰退情况下不断扩大的美国预算赤字可能会限制财政政策,所有这些都值得关注。

–经济降温

海外经济降温及国内数据变弱迹象可能会促使一些美联储官员将2019年经济增长预测较12月份预估的2.3%下调,尽管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ay Powell)上周称美国经济前景依然“良好”。

12月份和1月份零售销售疲弱,这强化了消费者支出增长可能放缓的预期,而2018年最后三个月库存情况表明第一季度将出现回落,从而拖累整体增长。政府部分关闭长达35天,这亦具有广泛影响。

异常疲软的2月份劳动市场报告更是雪上加霜。工资增长加速,这对决策者来说是一个可喜的发展,但企业报告招聘非常少。尽管如此,就业增长的3个月均值仍处于18.6万的稳健水平。

里奇蒙德联储研究主任阿特利亚(Kartik Athreya)上周对MNI表示:“我认为,重要的是要认识到美国经济增长广泛料将较2018年放缓,而现在似乎正是如此,不将这视为更负面征兆有益。”

他补充称,全年经济增速处于“2-3%区间中部”的预测依然合理。

去年财政刺激和政府支出增加,这推动经济增速在年中超过4%,但正如普遍预期,这种动力很快开始消退。去年第四季度GDP增长2.6%,而2018年平均增速为3.1%。

根据纽约联储模型,美联储对第一季度GDP的内部预测目前为1.4%,而亚特兰大联储预测仅为0.4%,但阿特利亚警告称,政府关闭的负面影响是暂时性的,测度问题长期以来一直困扰着对第一季度GDP的预估。

“鉴于利率已进入中性区间,且通胀处于停滞状态,近期一些数据疲弱使得在采取行动前先让尘埃落定变得有用,”阿特利亚称。

–非对称风险

更广泛全球经济放缓迹象凸显美联储面临一系列长期忧虑。

由于过去几十年全球利率稳步下降及正常利率如今往往更接近零,美联储认为风险是不对称的,这意味着官员应对通胀的能力比他们应对通缩和负面经济冲击的工具更强。

从历史上看,美联储在经济衰退期间降息4-5个百分点。由于联邦基金利率略低于2.5%,即便是面对普通的经济低迷,亦没有多少放松政策的空间。

鲍威尔上周在讲话中表示,“后危机时期,全球许多经济体都长期陷于(有效下限),同时增长缓慢,通胀远低于目标。”

“通胀持续疲弱可能导致通胀预期逐渐下行,这意味着利率将继续走低,从而使央行在经济低迷时期降息以支持经济的空间更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