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女性出嫁容易吗?

俄罗斯女性一向以美丽著称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sputniknews报道,俄罗斯人在期待长假。周一,全国庆祝国家节日-国际妇女节。1913年,俄罗斯首次举办此项活动,以支持争取妇女权力平等。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天逐渐失去了女权主义色彩,成为全民钟爱的节日。三月八日这天,所有女性都成为男性关注的中心,毫无例外。

     那么,现在俄罗斯女性的关注点在哪里?她们的梦想是什么?她们希望国家有哪些改善?卫星通讯社节日到来前夕在俄罗斯各城市做了采访。

事业还是家庭?

据社会调查,62%的俄罗斯女性不想成为家庭主妇,她们把自己的福祉与工作相关联。同时,正在工作的女性中,仅有一半有愿望就任领导岗位。这并非因为她们知识不足,在此方面恰恰非常完美:有劳动能力女性中,44%受过高等教育,远高于男性比例。几年前,俄罗斯女性领导者居世界领先地位:40%的领导岗位为女性所拥有。当然,主要是中层负责人,高管中的女性不太多。为何是这样呢?一家大型租赁公司财务经理、莫斯科人马琳娜·费里莫诺娃向卫星通讯社分享了自己的经验。

她说:

“一方面,这非常好,也很有意思,自己在不断发展。但另一方面,责任巨大,因为并非仅对自己负责。领导岗位给自己留下的时间不多。每天都非常的劳累,没时间做家务,家人希望关爱,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另外,你需要做饭,打扫房间。要想各处都井井有条,需要将时间规划到分钟。比如,我们早上9点上班,如果5:30起床,9点前来得及将孩子送到幼儿园,再去商店买食品。这是为了以防万一,可能会晚下班。如果冰箱里有食品,那么丈夫可以自己准备晚饭。”

马琳娜·费里莫诺娃年轻时梦想成为成功的职场女性,为此付出了很多精力和时间。所以她结婚晚,40岁后才生子。儿子满5岁时送幼儿园,此前一直和保姆在一起。马琳娜明白,对孩子来说这并非最佳方案。当然,和保姆在一起吃穿不愁,也能得到照顾,但永远无法取代妈妈。儿子上一年级后,马琳娜做出她长时间没能做出的决定:辞掉财务经理职位,变成普通会计。尽管她工资失去了很多,但没有一丝遗憾。

她说:

“我觉得,领导岗位更适合单身女性,或者孩子已经成年的女性。如果有家庭,对她来说家庭更为重要,已不再那么渴望成为领导了。随着儿子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喜欢居家,和亲人在一起。对女性来说重要的是,家里一切都好。意识到这点后,职位上调还是原地不动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俄罗斯女性出嫁容易吗?

俄罗斯男性要比女性少1000万人。据俄统计局数据,目前每1000名男性,对比有1158位女性。专家们认为,俄罗斯男性较少有以下几个原因:其中主因是革命、战争和各种武装冲突。仅1941-1945年卫国战争,就有700多万名士兵和军官失去了生命。战后,又有数万年轻人因各类冲突死亡。比如阿富汗、在车臣打击恐怖主义等等。另一个原因是,俄罗斯人不关注健康。酗酒和吸烟不仅给退休者造成心脏病和中风,那些离退休年龄还很远的人也健康受损。再有,一部分俄罗斯人认为,真正的男人没必要去看医生,应忍耐病痛。

心理学家认为,性别失衡是非婚同居数量增长的重要原因。其实,非婚同居并非俄罗斯的社会传统。尽管如此,目前在俄罗斯,约有1/3、也就是300万左右家庭是非登记婚姻。在欧洲,这方面的指数要更高些,那里仅有1/4家庭是正式登记关系。统计显示,非登记婚姻已经成为全世界的趋势。有意思的是,在这种婚姻组合中,女性通常认为已经出嫁,而男性则相反,认为自己还未婚。雅罗斯拉夫尔的银行工作人员叶琳娜·费莎克就如此不同观点阐述了自己的看法。

她说:

“所有女性都渴望爱。所有未出嫁的女孩子都梦想相互爱与忠诚的夫妇生活。与此同时,大多数人还希望获得关系牢固的保障,即正式婚姻登记。但是,尽快拖拽爱人去登记处的愿望是否是合理的呢?我觉得,任何一对男女,都应先生活一段时间,以了解对方的性格和生活习惯。这样才不至于二次重返登记处去递交离婚手续。很多男性希望一生保持非登记婚姻状态。他们满足于同居关系,在女性面前,永远不承担责任,包括物质责任。大多数女性,其中包括我,认为非登记婚姻是共同生活的试金石,是真正婚姻的前奏曲。无论哪种婚姻模式都有自己的优缺点,每个人都有权安排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但我反对孩子出生在非登记婚姻家庭中。对我来说,同性婚姻更是难以接受。俄罗斯宪法规定,只有男性和女性才能登记结婚,我认为这是正确的。想结成同性婚姻?可以的,谁也不会阻拦。但想办理正式婚姻关系,那只能到国外,在俄罗斯是不行的。西方很多国家,都可以合法办理这种婚姻关系,可以去其中的任何国家。”

俄罗斯人希望自己国家有哪些变化?

俄罗斯人都是爱国主义者。起码,我接触过的人,都真心忠诚于俄罗斯。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对国内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满意的。他们憎恶苏联解体后出现的社会等级分化,厌恶难以根绝的腐败,尽管多年里一直与此现象抗争。大家不喜欢电视中的丑闻脱口秀,主持人和受邀嘉宾参与挖掘名人的肮脏床单,使他们陷入困境。

47岁的家庭主妇叶琳娜·瓦杜里耶娃也分享了自己的看法。她的丈夫是跑线车司机,夫妇有两个女儿,在距莫斯科南部180公里的图拉市生活,这里是俄罗斯伟大作家列夫·托尔斯泰的故乡。

很多俄罗斯人抱怨国家医疗体系,同时,大多数人并非指责免费医疗的质量,而是医疗服务的组织问题。那么,您城市中的情况如何呢?卫星通讯社记者问道。

她说:

“值得庆幸的是,我们家并不经常找医生,因此我很难做出总结。我听说,有的医院药物不足,而需要的药品需自掏腰包购买。这当然是不对的。不久前,年迈的女邻居告诉我她去区医院就诊的情况。要求她测血压,做了心电图。医生测了血压和脉搏,而且在两个胳膊上,但心电却没来得急做。原来,心电时间超出了医生15分钟规定的接诊时间。当然,我不是专家,但我觉得,15分钟实在是太少了。同样,儿科医生也是这样时间安排,要想在此时段看完病是非常难的。比如,小孩子看到穿白大褂的就开始闹,15分钟可能仅够哄他、安慰他的。我知道,医生不可能长时间处理一个患者。但是不是可以采取比较弹性的规范,比如,问诊取号后,一半时间在医生那处理15分钟,另一半则间隔20-30分钟。患者登记后,可选择与医生的交流时间长度,这可能是最符合就诊目的的方式了。

     以我个人为例,来评估免费医疗的质量。我亲身体验了,图拉和莫斯科医生是如何救治我们大女儿,使其免受严重的自身免疫性疾病折磨,更别说他们治愈了我的乳腺癌。有了这些亲历后,无需任何人向我解释,俄罗斯医疗仍然排在世界一流行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