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皮草行业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sputniknews报道,丹麦在11月初被扑杀的以千万计的水貂,引发了对全球皮草行业的命运和对高档皮草制品的需求的思考。莫斯科人皮草工厂总经理叶莲娜 •梅尔尼科娃认为,皮草行业的危机早在水貂感染出现之前就已经开始了。

11月初,丹麦政府宣布需要扑杀丹麦王国的所有水貂 – 所有养殖场中的1500万至1700万只水貂,因为它们是危险的变异新冠病毒的携带者。还在更早时候,西班牙政府和荷兰政府就决定分别扑杀了十万只水貂和一百万只水貂。

在俄罗斯,人们认为目前尚不能确定动物在感染传播中的作用。另外,俄罗斯紫貂公司执行董事伊万•内斯捷罗夫在接受红星电视台采访时说,俄罗斯正在试验专供水貂用的Covid-19新冠疫苗。也就是说,俄罗斯没有打算扑杀水貂。

尽管如此,皮草行业的代表叶莲娜•梅尔尼科娃认为,对水貂接种疫苗不太可能对皮草的生产危机产生积极的影响:
“首先,已经对水貂进行了疫苗接种,虽然不是Covid新冠疫苗。在11月份给它们注射了促生激素,促进毛皮生长,从而一年可以收获两次。但是即使一切顺利,购买活动也已急剧下滑。需求下降了,并且将继续下滑,直到大家对我们将如何继续生活下去有个清晰的认识为止。在俄罗斯,许多水貂养殖场正在关闭。”

叶莲娜还指出,貂皮总是在临近冬季开始准备拍卖。今年,皮草拍卖肯定会遇到貂皮短缺的情况。

不过,接受采访的她表示,欧洲貂皮的短缺及其不可避免的价格上涨,可能会拓宽俄罗斯紫貂和貂皮的机会。

她说:
“但是这个看法会遇到一个最重要的问题 – 人们在多大程度上愿意购买貂皮?现在形势危急,大家都在数着钱花。我认为,我们将到2022年某个时候才会走出危机,市场回复到一个适当的水平。”

叶莲娜•梅尔尼科娃也假定可以把俄罗斯皮草成品销往中国,但是价格将会是相当低廉的倾销性的价格。

叶莲娜指出,除了在Covid-19疫情情况下与购买力相关的行业危机之外,还有一个因素是,人们对天然皮草的兴趣普遍下降了。
该领域的许多专家都认为,对皮草市场的威胁更可能出于生态产品流行的时尚趋势,以及大量仿真模仿天然皮草技术的出现,即便是专家也无法立马辨别区分仿真皮草和天然皮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