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庆军:绿电开发权就是城市的发展权

2021年10月17日上午,“风电伙伴行动·零碳城市 富美乡村”启动仪式在北京举办。118个城市与600多家企业共同发起了此次活动,并一致表示将以实际行动推进风电伙伴行动计划落地,携手促进风电发展,合作打造零碳工业,共同构筑零碳经济体系,将风电打造成为发展零碳经济、实现乡村振兴和共同富裕的可靠依托。

远景能源高级副总裁田庆军应邀出席启动仪式并作为企业家代表发言。

“海上风资源和建设条件在中国处于中等偏下水平的阳江都可以大规模开发海上风电,中国还有哪片海域不能?80米高空风速不到5米/秒,土地获取条件最严苛的江阴都能做陆上风电,中国还有哪个地区不能?”目前江阴投资了14台分散式风机,码头总用电量近50%来自风电。田庆军认为,风电在中国发展所面临的不是技术问题、土地问题和资源问题,本质上是我们对绿电开发的认识问题。

田庆军认为,双碳目标可能会诱发能源革命,能源革命又将进一步引领新工业革命,这是一个连锁反应。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绿电很有可能成为区域未来招商的基础。“我相信中国任何一个城市都不会缺席,也不可能缺席。”田庆军说。

首先,城市和企业的发展需要绿电支撑。最近,由于“双控”需要,中国一些经济发达省份如江苏、浙江等地,都实行了拉闸限电,对企业影响非常严重,能源不足已经给企业造成很大困扰。而绿电作为可再生零排放能源,国家正在考虑不计入能耗考核,未来,预计国家还会出台进一步政策,把可再生能源彻底放在能耗双控目标之外,给绿电应用打开广阔空间。

第二,企业的成本和形象需要绿电保证。中国一些领先的企业以及在中国投资的世界五百强外企纷纷制定了碳中和时间表,希望能逐步减少碳排放,但中国很多沿海地区绿电资源有限,再加上现在绿证在中国还没有推广开,他们无法买到更多绿电。因此,田庆军认为,未来如果区域不能解决企业的绿电需求问题,很有可能会对招商引资带来巨大的挑战,甚至面临企业留不住的被动局面。

第三,目前氢产业正呈现井喷式发展,各级政府对氢能产业高度关注。氢不仅可以作为燃料,还可以作为化工产品以及生物合成原料,产业链十分丰富,而绿氢又是以绿电为基础的,如果不在本地区发展绿电,或将错失绿氢产业的盛宴。

“有很多地区希望借助于特高压购买来自“三北”地区的绿电,而随着社会对绿电重视程度的提高,绿电的价值和意义将变得不一样,可能会出现买不到、买不起绿电的情况。”田庆军表示,在城市的一定范围内实现一部分绿电供应将变得十分必要。绿电开发权就是城市的发展权。

通过阳江和江阴的模式可以看到,其实每个地区都可以实现绿电的自给自足。现在风电经济性有了大幅提升,中国绝大部分地区都可以实现风电平价。在过去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风机价格下降了近一倍,也就是说,同样的资源,风电度电成本在原来基础上下降了一毛到两毛钱,为大规模推广风电带来了经济上的保障。

与此同时,随着风电机组大型化发展,风电项目集约化开发成为一种可能。在很多人口密集和耕地密集地区,如果通过技术创新将风机单机容量做到5兆瓦以上,绿电生产能力将提升2-3倍,实现风电经济性和土地集约化生产的双赢。

最后,田庆军为风电发展提出三点建议。

第一,风电开发要在更大范围去统筹规划,做好顶层设计,建议进行“整市推进”。田庆军认为,不应再简单区分分散式风电和集中式风电。如果把每个城市作为负荷中心,城市外围的乡村就是绿电生产中心。在城市周边的乡村开发风电,以满足城市的用电需求。

第二,在电网侧给风电更多的发展空间。现在国家严格限制分散式风电送出范围,希望电网能够给予一些支撑,让分散式风电在开发过程中把规模空间扩大,送的更多、更远。

第三,在风电开发过程中,建议实现土地以租代征。采用备案制可以让风电建设周期大幅缩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