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中医药发展新模式 建设”健康中国”

2021年是建党100周年,“十四五“由此开局,这是我国现代化建设进程中具有特殊重要性的一年。当前全球新冠疫情肆虐,国内抗疫形势也依然严峻复杂。如何弘扬传承好伟大抗疫精神,继续砥砺奋进,努力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这是全党全社会都在努力解答的一个时代课题。结合当前疫情防控和“健康中国”建设等主题,我们就此专访了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中医特色诊疗专业委员会理事、浙江省现代炁脉健康研究院院长刘清源,就中医药行业有关问题进行了探讨。

问:“中医药学凝聚着深邃的哲学智慧和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健康养生理念及其实践经验,是中国古代科学的瑰宝,也是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钥匙。”对于这一精辟论断,您是如何理解的?

刘清源:这一论断对中医药学作出瑰宝、钥匙的评价,非常精准而深刻。中华传统文化的精髓是以气为基础的天人合一宇宙观。中华文化里所有技艺的核心只有一个:如何获得气。而研究与应用气最完整的体系就是中医药学。中医药学有了突破,各行业也就有据可循了。

问:当下小小的新冠病毒把世界搅得天翻地覆,您认为背后深层次的原因是什么?

刘清源:根本在于生产力的改变,人与人之间、团体与团体之间原有的界限慢慢的在消失,与之相适应的新的行为准则没有建立。

生产力快速发展,打破了人类长期以来形成的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的生活方式,人的生活节律被打破,加上自然环境的剧烈变化,病毒的宿主也在改变。面对以上种种,人类都没有来得及转身,所以会变得无所适从。人得病以后,应该气机镇定才有利康复,现在面对大疫情更应如此。中西方对疫情的处置方式不同,看似自由,实际表现是气机紊乱。

问:这次疫情的应对,中医药发挥的巨大作用有目共睹。为何能发挥这么好的作用?

刘清源:应对瘟病,我们国家历来有非常丰富的经验。用自然之药,解自然之毒,这是中医药的最大特点,也体现了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理念。中医药为什么对病毒有如此效果,这里必须讲一下病毒与细菌的特征。病毒其实它离开了宿主是没办法自我繁殖的,而细菌是可自我繁殖的。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理解为细菌是自带气的,病毒是要借宿主的气才能延续。

中医是通过调节人体自身的气,就可以直接作用病毒,使病毒无法伤害人体。而自带气的细菌则不同,通过调节人体自身的气无法直接作用它,所以功效比较弱。因此,中医药对付病毒是强项,对付细菌是弱项。反之,西医对付细菌是强项,对付病毒没有很好的方式。所以中西医之间应该互相配合,不是互相排斥。

问:中药和西药有什么不同,可否举例说明?

刘清源:中药和西药,是两个维度。中药和西药,是中医药学和西医药学理论体系内的概念。中草药的药理是以“四气五味”来调理人体“五脏六腑”之间的“阴阳平衡”,以固本培元为目的,增加自身的免疫力, 把病毒排出体外来达到治病的目的。西药属于化学性药物, 由化学分子组成, 它的治病机理是用药物产生化学反应来杀灭病菌或病毒, 以抗菌消炎为主。

举例:抗生素是横向的,治一切炎症;安宫牛黄丸是纵向的,是跨病种的,治一切急症,因为中医认为人死就是闭窍,安宫牛黄丸是开窍的圣药。所以对中药的认识必须回到气的原点,寻找到它的作用方式。

长期以来,中药强调解药的概念,就是解除“邪”对人体的伤害及疾病“自我保护”的机制。在去年年初疫情期间,我们研发了一款针对口腔溃疡的产品,它可以迅速溶解掉口腔溃疡面的假膜(保护层),让肉芽组织快速生长,患者一般使用后可立即止痛,两到三天即可愈合。我们顺着这个思路已开发出几款产品,效果都非常好。

问:时下各行各业都在探寻自己的初心和使命,共同为中华谋复兴。您认为,中医药行业的初心是什么?使命是什么?

刘清源:万事万物诞生之初,各行各业起源之初的宗旨就是它的初心,也就是它的道。初心,也就是它的元气。元气没有了,就意味着这个行业即将结束。使命就是依循它的道,根据时代特点创新更好的方法论来更好地实现它的初心。

中医药的初心就是济世救人,它的使命就是根据时代的特点创新如何更好的服务人的健康。

我们这个时代的特点是数字化、标准化。数字化、标准化的目的是让事务更精准、更有效、更便捷,这是一种让大家更容易理解、更容易应用的方式。中医药也要遵循这个时代大势,以更加智慧、可靠的产品服务人民的健康事业。

问:您认为,当下中医药该如何创新?

刘清源:首先,我们要找到中医药的核心是什么。中医药的核心就是运用万物之气、天地之气作用人体、调养人体。人与天地之间的沟通,媒介就是气,当这种沟通的媒介消失了的时候,人就被称之为“气绝身亡”。

如何运用气?这里有一个核心问题要解决,就是气的可视化。如温度通过红外线变成可视化。这是一个需要我们的物理学家和医学家联合探究的问题。据史料记载古时有些人具有望气的功能。

第二,就要依循气的规律,根据时下的生活方式梳理一套更精确的诊治体系。

我们在古医术的气脉调理体系里做了尝试,运用“炁”(音同气)、“毒”、“脉”、“邪”四个指标来梳理,得到答案是肯定的,很多疾病达到了不药而愈,激活了人体的自愈力,普遍性非常广。有效,是检验医学方法论是否正确的唯一标准。

中医药的创新还是要依据刚刚说的,从方法论开始,否则创新就如同无源之水,无根之草。套用现在的网络语言来说就是:我们找到了源代码重新编程。如何根据现代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特点和生活环境,以及作用到我们的身体而出现的问题,来做出相对应的调整和解决方案,这就是中医药创新的原始点。

总之,中医药的创新要符合有效、易懂、便捷的原则,离开了这三个点,它就没有生命力。

问:您认为,中医药在“健康中国”建设中应是怎样一个角色和定位?

刘清源:“健康中国”建设,必须要考虑的一个国情是我们人口众多,西方模式不适合中国,我们必须探索一条人均费效比高的建设路径,也就是说必须是有效、便宜、易操作的,中医药刚好符合以上要求。所以,中医药可以在“健康中国”建设中要发挥主力军作用。

问:您在研究古医术气脉调理中做了哪些创新?它有什么特点?

刘清源:我们目前主要在两个大的层面做了探索。第一个是应用层面,第二个是人才培养体系。

在应用层面里,我们在二十多年的实践过程中,对收集病人信息的方式进行了调整,对诊断体系进行了革新,通过“炁” (音同气)、“毒”、“脉”、“邪”四个方面重新梳理,来诊断疾病。再通过泡脚、行罐、推拿的方法帮别人堵痹的地方疏通,把毒排出来,排出以后让“邪”没有了生存环境,然后再提升气,从而达到不药而治的效果。

在培训体系方面,我们经过了三年的探索实践,发现初中毕业的孩子经过我们三年的文化教育、专业教育和技能的培训,他们的动手能力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比普通医学本科生要强。这一办学成果经江西卫视等媒体报道后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不久前有个专家组来我们学校进行了为期3天的深入调研,专家们认为我们这套体系有普适性,有很强的可操作性,复制的成本更低、难度更小,值得总结、借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