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宁火箭哥为火箭军送物资,被一句话暖到

武汉封城之后,街道上零星行驶的车辆,很大一部分是物流车,或满载医用救援物资,或满载普通生活用品,穿梭于江城的大街小巷、医院、社区、酒店……

这是“最后一公里的配送”,像毛细血管一样,将营养输送到末端每一个器官、细胞,打通城市的生命通道。

从2月1日至今,苏宁物流货车司机申飞,就日夜奔忙于这条生命通道上。

为了能运送物资,直接搬进基地宿舍

2月1日那天申飞正在休假,突然看到工作群里经理发的消息:“武汉送货缺司机,谁出得来?”。之所以问“出得来”而不是“谁有时间去”,是因为当时武汉附近的多个城市也已封城,大部分司机被限制出行。

申飞是苏宁物流鄂州市葛店分拨中心运输二部的一名司机,鄂州毗邻武汉,很多援建物资都是经过葛店中转分发,完成到武汉城内“最后一公里”的配送。

“我家住国道附近,那时候还出得来,离分拨中心开车十几分钟就到”,出得来,离得近,工作紧迫,申飞没有犹豫就报了名,办完相关手续,当晚九点到分拨中心提了货,驶往武汉。

这次目的地是武汉塔子湖东路的维也纳酒店,一车的口罩和桶装水,给住在酒店的医护人员带去防疫保障。

“说实话,在路上,包括进了武汉城,都还没啥感觉,但是到了酒店门口,一下子,还是感受到气氛不一样,有点紧张。”

当时的维也纳因安置大量医护人员,被划入重点防控区,临街闪烁着警灯,空空的酒店大门前,时不时有医护人员穿梭的身影,步履匆匆,但很安静,大家都没有交流,快速通过大堂回各自的房间。

这就是自己在新闻中不止一次看到的“援汉医疗队”,从大年三十开始,上海、重庆、广东等全国各地一批又一批的医疗队赴汉救援。

作为同属重灾区的鄂州人,能为这些医护人员运送物资,申飞突然感到了自己此行的价值:“这样一想,就没那么紧张了。”

临近凌晨才卸完货,当晚,申飞回葛店分拨中心。

分拨中心离家很近,虽然家里各方面条件都要好很多,但想到接下来每天都有任务,为了能够及时响应运输需求,他干脆直接住进了职工宿舍。

这一住,就是一个多月,除了中途回家拿了几次换洗衣物,他完全过上了物资运输的“两点一线”生活。

申飞每天往返于葛店分拨中心和武汉市区之间,有时是送防护物资,有时是送居民的生活物资,进武汉城后,物资或送到医院,或送到隔离中心,或送到医护人员安住点,或送到社区街道……

如果把武汉城比作一个有机体的话,如申飞这样的“最后一公里配送”,就像毛细血管一样,维持了这个有机体的正常运转。

火箭哥给火箭军送物资

2月14日,西方情人节,武汉倒春寒,飘起了大雪。申飞当时正在配送近2000个取暖器到援汉部队入驻的关谷长江青年城,这次量大,申飞和同事至少要花三天才能送装完成。

雪天搬运,有点打滑,外面虽冷,但申飞一直在忙碌,防护服不透气,里面的衣服早就被汗水湿透,脸上的热气冲上护目镜,挡住了视线,还不能随便取。自执行配送以来,长期的空旷和安静让申飞有点烦躁,但他还是调整了下情绪,继续工作。

2000台取暖器分成5车,申飞和同事要在3天内配送完成

安装工程的第二天,申飞才知道这2000台取暖器是给火箭军部队用的,同事猜测,这支火箭军应该是刚从方舱医院工地下来。

申飞对火箭军不算熟悉,只是在刷抖音时看到过,中国火箭军的东风快递大名鼎鼎,被网友称为“最牛物流”,至于“牛”在哪儿,申飞当天下午就体会到了。

有趣的是,苏宁物流一线员工有个昵称:火箭哥。火箭哥给火箭军送物资,都是各自“快递”领域最牛的。

“部队的人确实是好样的”,申飞说,当时电梯有限,当申飞拖着拖车送货时,那些军人都自发地把电梯让给了他,自己则带着大小件行李爬楼梯。

中午吃饭时,因为下雪,申飞和同事的工作餐被堵在了路上。申飞本想先去车上边歇边等,正好赶上火箭军的工作餐开始派发,一个军人取了盒饭,向他们走来“来,同志,先吃着”。

空旷走廊上申飞和同事在作业

盒饭是温热的,申飞的心头也一热。

送货过程中,让申飞暖心的还有很多,尽管似乎都是一些小事。

有一次,申飞自己都忘记是哪一天了,当时也是载着一车取暖器要送给一个救援队,停完车正准备卸货,几个“防护服”就跑到了车尾,帮他扛上货,就往大厅走。

不确定严密的防护服下包裹的实际年龄,也看不清楚长相,甚至连男女都分不清,大家都默契地忙碌着,有个身影还被宽大的防护服绊了一下,差点摔倒,申飞赶紧上前“让我来吧,你们辛苦了”。

“防护服 ”回了他一句:“没事,一起搬,我们是万能的”,扛起来继续干。

几天后申飞才从新闻里得知,那天帮他卸货的,原来都是护士,有些可能还是刚毕业的大学生。

“一件小事,但印象还是很深刻,”申飞说。他感受到在这场抗疫狙击战中人们守望相助的温情。

申飞和陪他冲锋武汉的运输车

无数人全力以赴 疫情终向好

从2月1日出车以来,申飞已经一个月都没回家了,尽管宿舍距家的车程不过十几分钟,每天晚上,他都抽空与妻子女儿视频聊会儿。

“爸爸这样穿很像粽子,但还是很帅。”给火箭军送货那天晚上,是申飞第一次将全副武装的防护服照片给女儿看,也给孩子解释了,平时都穿黄色工作服的爸爸,为什么会这身打扮。

孩子的想象力总是天马行空:“像粽子?嗯,还像宇航员,还像超人,胖胖的超人……”

女儿还告诉申飞,自己每天都在家里上网课,特别想开学,与小朋友们一起坐在教室里上课。

这一天很快会来到的!申飞坚信。因为,从2月1号至今,他亲历了疫情从肆虐期到第二个14天的隔离期,再到如今的稳定期,近段时间以来,全国各地每天的确诊量都在下降,多个地区实现连续多日零增长,各地也在开始有序复工。湖北,也不会等太久的,一切都在向好。

申飞知道,向好的背后,是无数人的全力以赴:医护人员、火箭军、警察、社区工作者、志愿者,包括像自己一样奔驰在路上的物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