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珠宝大业,竟是从对客户Say No开始

1920年,在马德里的博览会上,一位意大利男士忽然将一只昂贵的粉饼盒扔到窗外,并对要求他打折的女士愤怒地大喊——“我不是商人!”,他的举动一下引发了人们的好奇心,次日,数百人蜂拥至他的摊位前,都想看看这位籍籍无名的珠宝匠凭什么如此骄傲?结果不仅他的作品全部卖光,他本人还被邀请开个展。西班牙贵族都来捧场,西班牙皇室更是从此成为他的终身客户。

这个一喊成名的意大利人,就是Mario Buccellati,意大利著名高级珠宝品牌布契拉提的创始人。

今年是布契拉提创立的100周年。为此苏富比办了一场布契拉提专场展览,展出16件美得让人想犯罪的古董珠宝,却不卖。10月29日,24件来自于创始人之子Gianmaria  Buccellati时代的作品,出现在苏富比在巴黎举办的品牌专场拍卖会上,全都表现不俗,有些甚至以高于估值七八倍的数额成交。

我从中选了几件,带大家一同领略意大利百年传奇珠宝商的魅力。

重现消失数百年的金工绝技  Jacqueline  套链

年份:1988 & 1990

预估价:20,000—30,000欧元

成交价:162,500 欧元

只看多颗较大的黄水晶与紫水晶主石,可能理解不了这套黄金套链,为何能高出估值8倍成交。其实它们真正的看点,在于20世纪初被Mario  Buccellati复活的古老秘技:SEGRINATO与RIGATO。前者通过在金叶上进行不同方向的重叠切割,让果叶拥有布料纹理般奇特柔和的质感,后者则是用间距不等的平行线切割金片,带来光亮边缘。这两种意大利传统金工可追溯到文艺复兴时期,期间消失数百年,很长一段时间里只存在于传说中。

不拘一格的创作表达  Gran  Mogol 项链

年份:1992

预估价:16,000—24,000欧元

成交价:52,500 欧元

这条项链是整场拍卖的焦点之一,它致敬了珠宝史上灿烂辉煌的年代:古印度莫卧儿王朝。7枚心形黄金框架正中都镶了一颗心形海蓝宝,并用了大量红宝与蛋面祖母绿作装饰。强烈的色彩对比,典型的印度风格,却“反传统”地用海蓝宝搭配两大传统彩宝。布契拉提在创作上的不拘一格、风格限定下依然能自在发挥个性,此处表达得很典型。

真玩家才懂的高级做派  Bouquet  套链

年份:1997 & 2009

预估价:35,000—45,000欧元

成交价:150,000 欧元

巴洛克的本意,就是形状不规则的珍珠。而这套超估值4倍成交的套装,也用了一项布契拉提独门绝技Ornato雕刻。黄金叶片,于是拥有树叶般的天然纹理。另外,珍珠爪托是18K金外镀银,从而得到古朴的氧化效果;视线可及的每一处,无不经过工匠纯手工精心修饰——这些都是老派高级珠宝匠人才有的手笔。

经久不衰的隽永风格  Gelso  项链

年份:1987

预估价:3,000—5,000欧元

成交价:26,250 欧元

这条近9倍估价拍出的白金短颈链,满布镶钻的桑叶细节,雕饰的黄金,反而像极了点缀其间的宝石。体量小,钻石用料却足,390颗全部完美切割,共计达9.10克拉。最终它以超估价8倍的数额成交,与其风格隽永易配搭,身份证明完备分不开。

意式风韵的惊艳演绎: Anthurium  项链 ​

年份:1993

预估价:7,000—14,000欧元

成交价:27,500 欧元

这条红掌花项链,拍出了约估值4倍的成绩。梨形蓝宝、明亮切割白钻、密布的红蓝宝辅石切割完美,镶嵌精细,更值得注意的是18K双金链的白金部分,再现了意式金丝编织工艺。

让我们来分析分析,这场专场拍卖会上,Gianmaria Buccellati出品的古董珠宝集体表现出众,是不是在情理之中?

七成孤品,买一件少一件

意大利著名诗人Gabriele D’Annunzio称创始人Mario  Buccellati为“金艺王子”。以精湛手艺见长的布契拉提珠宝极其费工,产量小,孤品率极高,一式只造一件的作品竟占到总产量的70%。换句话说,布契拉提珠宝买一件少一件,收藏价值超乎想象。

从古至今,备受皇室名流追捧

西班牙皇室,梵蒂冈教皇以及像前文所提诗人D’Annunzio(他本人入了数百件Mario制作的珠宝)这样的名流,历来是布契拉提忠实的客户。他们为布契拉提卓绝的工艺与设计买单,他们本身也成为这个品牌宝贵历史价值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品牌拥有完备可考的历史档案,又让任何一位布契拉提的拥有者,都享有和过往皇室名流客人一样的服务与保障,令其收藏信心倍增。

被全球第二大奢侈品集团加持, 潜力无限

今年9月底,品牌宣布加入Richemont历峰集团。强大的集团背景,意味着品牌未来将获得丰厚的资源,发展潜力巨大。这或多或少,对举牌者产生了积极的心理暗示。

参拍作品都制作于Gianmaria  Buccelatti掌舵的时代。Gianmaria是Mario的长子,他在保续父亲贵为意大利国宝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同时,也有了更多商业上的考量。上世纪七十年代,他让布契拉提成为了第一家在香港开设门店的意大利珠宝商。或许是上天对Gianmaria开拓之心的嘉许,亦舒在她的小说里留下了一段对布契拉提诚挚的表白:“喜欢蒲昔拉蒂设计的珠宝:白金夹黄金,小巧的宝石,异常精致的图案,纤细多姿得犹如神话中仙女佩戴的饰物,引人入胜。因有种迷茫的美丽,现实生活中罕见,镶作鬼斧神工。”

回到开头。作为意大利珠宝的代表人物之一,Mario  Buccelatti这类一刀一锉自己亲手做好东西的传统匠人,不接受其他珠宝大牌们习以为常的那套商业规则,偶尔对客户发个飙也很正常。

情绪管理,对真正的天才不适用。对客户Say No,也可以成就一番跨世纪的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