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政府承诺修宪以平息抗议活动

智利总统皮涅拉(Sebasian Pinera)的政府表示,将推进一项计划,改写独裁时代对市场友好的宪法,代之以一部提供新社会契约的宪法,以平息持续近一个月的抗议活动。

然而,颁布一部新宪法将需要数月时间,在政府之外,几乎没有人指望这个过程能够安抚数以千计的智利抗议者,其中一些抗议者涉及暴力活动,这些抗议者将拉丁美洲最具活力的经济体拖入了困境。周一,智利比索跌至1美元兑约760比索的历史低点,圣地亚哥股市下跌1.5%。

智利内政部长布卢梅尔(Gonzalo Blumel)表示,新宪法将由国会起草,而不是抗议者要求的新的民选议会。他表示,新宪法将通过全民公投来表决。

在皮涅拉与他的中右翼智利瓦莫斯(Chile Vamos)联盟其他成员会晤后,布卢梅尔周日晚间向记者表示∶“我们已经同意启动迈向新宪法的进程。”他表示∶“最重要的是,我们需要重新调整社会契约,最近这已成为公民的一项基本要求。”

民调机构Cadem周一表示,根据一项新调查,52%的智利人希望修改宪法。现行宪法禁止公共部门人员罢工,强力保护私人财产,甚至允许私人拥有河流和其他水道。

在10月份地铁票价上涨3.7%后,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就被暴力吞没,皮涅拉一直在艰难地恢复平静。抗议活动的诉求已经扩大,示威者提出一系列不满,从低退休金到劣质学校和医疗保健。抗议活动不是由任何一个组织或领导人牵头的,这使得政府甚至反对党很难明确什麽样的改革能让民众满意。

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智利政治学家Patricio Navia表示,制定新宪法的计划不太可能安抚那些要求皮涅拉辞职、或抗议经济不平等的示威者。Navia经常与智利政府官员及当权派的其他人士保持联系。

Navia说∶“我认为这对皮涅拉来说是一次没有意义的尝试。我认为这对他没有帮助。”

智利工人联合中心主席Barbara Figueroa周一在圣地亚哥市中心发表演讲时批评了这一提议,称她的组织希望由一个包括工人、民间组织领导人和学者组成的制宪会议制定新宪法。

Figueroa通过扬声器在国会前向数百名抗议者表示∶“他们以为自己是谁?”她说∶“我们不想再要零星的改变。我们想要真正的变革,并且这必须通过制宪会议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