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了么、百度外卖陷代理风波 独家代理商痛诉:百万血本无归

饿了么、百度外卖陷代理风波 独家代理商痛诉:百万血本无归。

近期媒体、坊间关于饿了么及百度外卖与旗下代理经销商纠纷的消息不胫而走。

10月末,来自青海、新疆、河北、陕西、湖北、广西等地的13家地级市独家代理商收到饿了么总部单方面宣布的将部分地级市由城市独家代理商模式转为总部直营的电话通知后,聚集在饿了么总部楼下维权。

与此几乎同时发生的还有自今年8月24日并购入饿了么的百度外卖的50余名代理商集体控诉遭遇无端处置。

业内人士认为,代理商安置纠纷是饿了么及百度外卖市场经营和并购案下的冰山一角。单方面合同违约、以不合理手段抢夺市场资源才是该外卖电商平台的“大动作”。

砸钱也跟不上的KPI

10月31日下午,知情人士爆料,饿了么上海总部聚集了全国13家地级市独家代理商。这些代理商举着用床单做成的横幅,上书“饿了么还我血汗钱”、“拿代理商当炮灰,投资百万血本无归”集体维权。

据现场的一位饿了么代理商表示,国庆节后的第一周,多名饿了么城市独家代理商陆续接到总部通过各地区渠道经理的电话,在合同未到期的情况下,被对方口头单方面告知,因未完成集团公司KPI指标而被纳入直营体系,清退独家代理权限。

与市场对手竞争开辟市场过程中,饿了么各地独家代理商们还要承担“一刀切”型的KPI业绩考核,以及逐月迅速递增的增长率。

各地独家代理商谈及KPI考核无不唏嘘,纷纷表示完不成就依据合同流程走清退处理。“我们拿全部财产去做这个事情,让市场份额增长了几倍,但是无论如何,永远无法达到这个持续递增的KPI。我们一下子砸进去了一两百万元,说收回就收回,谁能接受?”来自新疆的一名代理商魏杰(化名)愤怒地说。

石磊(化名)今年31岁,来自青海,今年3月份与饿了么签订了一年的合作协议成为独家代理。事业起步时,他踌躇满志,半年时间先后在人力、物力、运营等方面投入200万元。

今年6月份,石磊开始意识到,总部给他的KPI指标不断递增,这让他压力很大。“比如这个月的KPI指标是80万元,下个月就增长到了180万元。”为了完成增长后的KPI指标,石磊只能自己往里砸钱,去完成总部给区域代理商的KPI指标。

根据饿了么《城市代理KPI白皮书》第三项显示,新开通权限代理商当月不考核KPI,次月开始考核(以family 系统开通时间为准);退出城市当月KPI目标剔除(以合同策略组审核通过解除协议告知函时间为准),渠道、战团、战区均剔除该城市目标;新开通权限及退出城市剔除KPI 同时产生的相应数据均不计入业绩(业绩仅计算有目标考核城市)。

“每个月的KPI都会在上个月KPI的基础上继续增长,而非按照当地市场实际情况为准,永远完不成目标。”新疆的代理商老吴情绪激动地说,KPI最高的月份是今年10月份,9月份的交易额总共才290万元,但KPI中提及的交易额却要达到600万元左右。被问及制定规则指标,老吴表示“不清楚,一般是在月中时由饿了么总部通过邮件等方式发送通知”。

为了完成总部设定的KPI,免受时刻遭遇清退的风险,来自河北的某地级市代理商在两个月内甚至投入了36万多元进去,采取了线上发红包、优惠活动、营销推广等一系列行动,甚至有的代理商家还与美团火拼争夺市场。然而,根据当月的440万元交易额的考核指标(KPI考核的一部分),结合上个月实际完成的200多万元的交易额,最终就是未完成目标,未达到想要的结果。

打开市场换来无故清退

值得注意的是,接到通知的均为三四线地级市的代理商。

“好多人都不知道饿了么品牌,为了打饿了么品牌,在争夺市场上,我们曾组织人与友商火拼,导致好多人被拘留。我们打下的市场,现在要被收回直营,接受不了。”石磊无奈表示。

这次一起维权的代理商均来自于三四线城市。按照饿了么城市代理协议新版本规定:若代理城市为三线城市,则日均有效订单量需大于2000单,代理保证金为50万元;若代理城市为四线城市,则日均有效订单量需大于1000 单,代理保证金为20万元。

在这些代理商成为独家代理商之前,饿了么在当地部分城市的市场份额相对较空白,直营模式往往都没有取得成功。有的地方的市场份额甚至还空缺了一年之久,或只有少数人基本维护。

据比达咨询发布的2016年中国第三方餐饮外卖市场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饿了么作为整体市场份额的冠军,在2016年表现十分全能,在白领、高校、社区等多个细分市场保持了全面的领先优势。其中,城市代理商在开拓市场方面贡献不小。

青海的独家代理商韩彬(化名)在经营一年后,目前商户已经由200多家做到了1200多家,新疆、河北等某些地级市也是由200~300多家的商户做到了1200多家,尽管这些代理商因不断地市场投入而负债,但所代理城市的市场份额均是越做越大。

记者了解到,饿了么的独家代理商团队成员基本在70~150人,人员构成包括市场部、运营部以及配送员等。除了线上补贴给商户的红包投入、线下活动之外,骑手的工资也占据了投入的大部分。

来自陕西的一名代理商冯均(化名)透露,以代理一个地级市以上规模的地区来算,加上保证金,至少得有80万元以上的流动资金才够维持经营。

他表示,与他一样经营市场的代理商中,普遍每人投入150~200万元资金。“资金来源除了向银行贷款、刷信用卡、借亲戚朋友钱之外,我所知道的甚至有三四家代理商还卖了自己的房子、车子。”

除了流动所需资金的投入,保证金、转让费的“有去无回”成为饿了么代理商集体维权事件的焦点所在。据悉,根据双方签订的合同,这些独家代理商们在一开始需要缴纳转让费、保证金等,具体转让费以当时直营时的市场份额做估算,保证金以不同的城市等级做划分,例如四线城市需要20万元,三线城市则需要50万元。在运营过程中的所有费用均由代理商自己承担,除此之外每月还要给予总部约3.5个点的抽成。

更令代理商们气愤的是,这份他们与饿了么签署的城市代理合作协议,总部以盖章为由迟迟未送达。“这些代理商在向公司拿回合同时,回复的情况均是丢了,或是需要再重新签署等类似的表述。我在3月份签的合同,到现在都过去7个月了,依旧未收到。”代理商方某说。

根据饿了么在合同中提及的违约责任方面的表述,乙方未达到甲方考核指标要求,甲方有权扣除乙方20%的保证金并单方面解除本协议,这就意味着通过保留随时清退的权利,合同约定存续时间形同虚设,清退政策把拓展市场的风险极大地转嫁给了代理商,一旦在烧钱推广时期被清退,前期高额投入有可能血本无归,保证金的退还也存在风险。

该协议第四条第二款规定:转让费一经缴纳,不予退还。而保证金这方面,如果存在乙方违反合同的行为,甲方有权扣除20%。

抽佣方面,协议显示,在协议签订之日起,甲方每月收取合作区域内商户生产的营业额中有效交易额(含配送费)总数的3.5%。其抽佣计算方式为:菜价+餐盒费-商户承担活动补贴-商户承担代金券补贴+固定配送费(代理商配置的配送费)×抽佣费率。

百度外卖代理商遭资源掠夺

代理商处置纠纷持续蔓延至百度外卖。11月6日上午,现场50余名来自全国各地百度外卖独家代理商齐集百度外卖位于上海的总部,要求百度外卖就资源共享给予补偿。

早前饿了么42亿元收购百度外卖后,后者在全国各地代理商如何安置问题广受外界关注。据媒体披露收购的交易细节:饿了么以5亿美元收购百度外卖,并且以3亿美元购买百度打包的流量入口资源。

在这8亿美元中,2亿美元为现金,饿了么增发3亿美元股份,以换股的方式百度占有饿了么5%的股份,剩余3亿美元锁定期为5年。按照交易,百度外卖保持一年的独立运营时间,同时百度外卖品牌保留时间为18个月。

8月30日,百度外卖对外公布百度外卖员工安置问题。而原管理团队已被换成饿了么人马,百度外卖在全国各地代理商如何安置的方案却迟迟未予公布。

10月24日下午,百度外卖区域代理商李斌(化名)爆料,在代理商不知情的情况下,百度外卖向各地代理商签约商家发布了一份内部推送通知:为整合双方中心优势资源,最大化合并双品牌价值,自2017年10月10日起,百度外卖平台,拟将店铺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店铺自制信息、身份信息、银行账户信息、位置信息等)同步提供给饿了么平台,请未入驻饿了么平台商家及时联系本平台,以免百度外卖撤出市场,给上海带来不必要的经济损失,请商家朋友及时做好整合准备。

点击“同意”的、包括各地代理商签约的独家商家在内的各地部分签约商家,面临全国各地代理商在所属代理区域市场占有率大幅度下降。

面对各地代理商的质疑,百度外卖运营体系负责人王建斌回应称“由于工作失误给大家带来了困扰”。

据了解,对于二三线以下城市,百度外卖都全权委托给本土企业运营。“员工的工装、LOGO、电动车,都是自己采购,百度外卖总部并未给予支持,我们当时就觉得这事不对,因为百度外卖合并后,除了省会城市,对县级城市没有补贴,就连新用户立减的功能也取消了。”李斌说。

沟通未果,各地代理商最终得到的百度外卖的回应是:两周出方案,三个月后出结果。

“三个月暗藏玄机,就是想把我们拖死。百度外卖称,若代理商在区域市场占有率低于15%,总部有权收回该代理,按照目前百度外卖的各种不作为的态度,三个月后市场占有率必然低于15%,即使和饿了么一样,我们也同样会被淘汰。”吉林代理商郑先生说。

百度外卖与代理商签定合同规定:乙方(代理商)在开展百度外卖业务的过程中,所制定的各类规章制度和收费政策,均需通过甲方(百度外卖)书面审批方可执行。如乙方未经甲方书面许可自制定规章制度和收费政策,甲方有权取消乙方代理商的资格,收回授权证书并扣除全部保证金。若乙方保证金不足以赔偿甲方因乙方违约行为所受损失的,乙方还应继续赔偿甲方损失。

苏州代理商柴正彦(化名)称,目前,他已累计亏损1100万元,9月份的工资在10月15号才发了50%,剩下的一半现在还没有着落,三套房子现在只剩下一套,他本人已无能为力再负担,员工情绪仍比较激动。

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钱航律师表示,根据代理商描述的与饿了么签订的城市代理合作协议,该协议实为饿了么拟定的格式合同,且该合同中大多数条款规定免除了饿了么的责任,加重了代理商的责任,根据《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四十条,这些条款应被认定为无效条款。双方应根据诚实信用原则,就流动资金投入、保证金、转让费等方面进行公平合理地分配,而不是“一刀切”地由代理商承担所有风险责任。

他认为,此外,根据《公司法》对公司合并的有关规定,公司应当自作出合并决议之日起十日内通知债权人,并于三十日内在报纸上公告。公司合并时,合并各方的债权、债务,应当由合并后存续的公司或者新设的公司承继。根据代理商描述,百度外卖与饿了么合并后,多名饿了么城市独家代理商,在合同未到期的情况下,被对方口头单方面告知,因未完成集团公司KPI指标而被纳入直营体系,清退独家代理权限。首先,根据饿了么《城市代理KPI白皮书》显示,代理商未完成KPI目标,饿了么则有权清退代理商。但是根据代理商所述,KPI每月都是持续增长的,且代理商根本不清楚KPI的制定规则,因此该条规定实则给予饿了么无条件单方解除合同的权利,且代理商在签订合同时实际并未注意到该条款的背后意义。饿了么以该条规定来免除由合并后存续公司承继合并前债权债务的义务太过牵强。

浙江科技金融时报 本报记者 赵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