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危机推动健康生活方式议题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sputniknews报道,俄罗斯卫生部决定为健康生活方式议题的讨论给出自己的看法。新冠大流行期间,这个话题尤为重要。卫生部提出5条评估健康生活方式标准,一切都非常具体:拒绝吸烟、拒绝酗酒、每天步行1小时、每天消费400克的蔬菜和水果,以及适度用盐。

     实际上,卫生部保持健康生活方式指南可归结为三个假设:拒绝不良习惯,体育锻炼和适当营养。那么,俄罗斯人愿意遵循这些建议吗?卫星通讯社对此进行了了解。

放弃不良习惯

认为俄罗斯是不吸烟、不喝酒国家有悖事实。吸烟与酗酒,从公共健康角度看,属最为尖锐问题行列。坦率地讲,俄罗斯并不属于最喜欢抽烟和最愿意喝酒的国家。据世界卫生组织资料,在世界上,俄罗斯人均喝酒量仅占第16位,而排在前面的是比利时和葡萄牙。俄烟民数量居世界第7位。世卫组织提醒道,从2003年开始,俄政府逐渐提高了酒类产品消费税,对酒品生产和销售实施监控,禁止在媒体上做广告,限制晚上和夜间销售酒类产品。借助于此,酒品消费量人均减少了43%。人们喝酒少了,与酒相关疾病的死亡率也下降了。2019年,俄罗斯创下本国最高纪录:平均寿命为73.4岁。

最近10年,俄罗斯的烟民数量减少了43%
© CC0
最近10年,俄罗斯的烟民数量减少了43%

在打击吸烟方面取得了令人鼓舞的结果。如果说,2009年,活跃烟民数量差不多有4400万人,那么到2019年,其数量减少到2700万人。其中,男性烟民数量占40%,女性是11%。有意思的是,我国吸烟最多的地区是楚科奇和犹太人自治州。吸烟最少的是北高加索的印古什、车臣和达吉斯坦共和国。这些联邦主体的大多数居民信奉伊斯兰教。

截止到2000年代,俄罗斯摆脱吸烟前三国家行列并非易事。2001年,国家通过了《限制吸烟法》,在此方面迈出了第一步。这份文件,硬性要求生产商在烟盒上写出实际数字,标注吸烟有害健康字样,而贸易企业,则被要求禁止向18岁以下的青年人销售香烟。从2005年开始,俄罗斯禁止烟草户外广告,限制、然后是禁止在公共场合吸烟。同时,逐渐提高烟草税收,由此零售价格上升。最近10年里,香烟的价格上涨了7-8倍。按计划,2021年还将提高烟草产品的消费税,其中也包括电子烟,提高幅度较大,为20%。政府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将青少年和贫困青年从烟民行列“拉回来”。

体育锻炼已成生活常态

在俄罗斯,长期从事体育锻炼的人数大约有5000万,比11年前多出2.5倍。这是普京总统在体育发展委员会上给出的数字。新冠病毒大流行提醒大家,有必要加强免疫力。这样,有更多的人认为体育是重要的健康生活方式。据俄罗斯最大的网店Wildberries新闻处处长瓦列里·普罗柯彼耶夫向卫星通讯社介绍,这种趋势,除了各种表象外,从对体育商品的需求也能看出端倪。

他说:

“根据我们分析师第三季度的销售数据,Wildberries体育营养品在线销售与2019年 7-9月份相比,增加了4.5倍。体育产品配件销售几乎增加了2.5倍,运动器材同比增加了4倍。今年第二季度,体育营养产品和物件销售也差不多是同样的速度。而春季时期的体育器材销售增长更快,与去年第二季度相比增加了5倍。”

健康生活方式是长寿的钥匙
© SPUTNIK / YAKOV ANDREEV
健康生活方式是长寿的钥匙

健康饮食趋势已扩散到各地区

最近几个月,俄罗斯零售商注意到,健康饮食的需求暴增。今年夏天,此类产品需求同比增加了数倍。瓦列里·普罗柯彼耶夫与我们分享道。

他说:

“如果谈及健康生活方式产品,在Wildberries网店,以下商品销售最畅:小扁豆销售增长了160倍,布格麦和菜豆增长了210倍,燕麦是148倍。俄罗斯人对植物油的需求增长了66倍,核桃几乎是30倍,大麦苗是18倍。海藻、干果和草本茶与去年相比大约增长了12倍。在此趋势中,需要指出的是,那些包装上标注健康生活方式字样的商品价格通常要高些。而且,此类产品并非仅在高收入的莫斯科受欢迎,在俄罗斯各地区也相当的畅销。”

 

莫斯科市中心的蛋黄酱浴缸。“正确饮食”社会组织的积极分子们号召行人拒绝不符合健康标准的食品
© SPUTNIK / ALEXANDER VILF
莫斯科市中心的蛋黄酱浴缸。“正确饮食”社会组织的积极分子们号召行人拒绝不符合健康标准的食品

根据全俄舆情中心今年6月份调查结果,健康饮食不再是一时的时髦之举,而是有了稳定的趋势。调查显示,60%的俄罗斯人关注自己的健康饮食,努力购买保质期短的质量更好的新鲜水果。10人中有1人更为经常地食用蔬菜和水果,20%受调查者承认,他们想减肥,在节食。另有50%的人按照医生的意见节食,另有一半的瘦人在自动节食。

高质量睡眠是减少体重的重要方式
© SPUTNIK / SERGEY ELKIN
高质量睡眠是减少体重的重要方式

关爱自己,永远都不晚

到底是什么在推动大家去摆脱多余的体重:想变得更为迷人还是为了巩固健康?对寻求营养医生帮助的人来说,是否存在年龄上的局限?就此问题,卫星通讯社采访了伏尔加河地区的萨拉托夫市医学博士、营养医生米哈伊尔·京兹布尔格。

他说:

“我可以根据自己的经验回答这个问题。到我这儿来就诊的,都非常关爱自己。哪个年龄段?总的来说,任何年龄段的都有。关心自己健康和外表的,任何年龄段的都有。有的妇女,年龄已经超过50岁了。当然,越是有文化的社会,人们更关注健康价值观,他们非常注重自己的体重。”

几十年前青年人中“活的精彩,趁年轻去死”的流行口号已变成了过去。现在,大家都想活的长寿、和谐与健康。最受欢迎的是热爱体育、理性饮食、监控肌体健康的智能物件和健身俱乐部。这些新的趋势,在俄罗斯不仅受到欢迎,而且扎下根来并得到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