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杰:特色小镇建设的最终命题是让人们更好的安居乐业

韦杰:特色小镇建设的最终命题是让人们更好的安居乐业。

千好万好,比不过家门口上班好。这是每个人内心都有着的美好期盼。

然而,对于很多人来说,远离家园、外出打工、四处漂泊、居无定所……已成为一种常态,在家门口就能就好业,在他们看来似乎有些遥远。

不过,随着新型城镇化的推进,尤其是一批优质特色小镇在全国各地的落地,更多的人在家门口就业创业将成为可能。

1月5日,在2018特色小镇创新发展年会暨新型城镇化论坛上,业内专家们一致认为,特色小镇建设的最终命题是让老百姓更好的安居乐业,而建设特色小镇的前提,是要有可持续发展的产业。因为有了产业才有就业,“乐业”方能“安居”。

乐业的特色小镇

“城市要可持续发展,必须把城市的空间和就业让给年轻人。“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认为特色小镇的建设也要如此。中国特色小镇下一步的发展,不是缺人才、缺资金、缺规划,最缺的就是这种“理念”。

在魏建国看来,特色小镇不是旅游小镇,不是加工小镇,不是污染小镇,而是一个绿色、健康、美丽的新型的产业小镇。

有宜居环境,有可持续发展的创新产业,在拥有这些条件的地方建设特色小镇,相当于把城市“搬到”了农民身边。就近就业、就地城镇化,也将成为更多人的选择。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卢中原也认为,特色小镇建设归根到底是为了解决人在这里的安居乐业。产业发展起来,人气才能聚起来。

那么究竟应该发展什么产业,能够扩大就业门路?“我们要考虑发展的产业能不能在这个地方立足、发展、壮大,能不能在国内甚至是全球拥有竞争力。“卢中原表示,消费升级的一些新的动态,是确立产业升级和产业布局的重要依据。

新型城镇化领军人物、金诚集团董事长韦杰则认为,特色小镇如果没有特色产业化作为支撑的话,这个小镇会失败。所以,特色小镇建设,要兼顾基础设施、房地产发展,更重要的是特色化产业的整体投资运营。

但是,并不是有资源的地方就可以做特色小镇。在韦杰看来,特色小镇是需要论证的,需要与外围的资源进行匹配。“只有当外部资源能够匹配上当地自身资源,这个时候特色小镇才是可行的。”

安居的特色小镇

当下,全国各地特色小镇建设热潮风起云涌,有望成为拉动中国未来金经济发展的新引擎。与此同时,一些值得警惕的现象逐渐浮出水面。

“自中央关于深入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的若干意见发表了以后,全国各地都在城镇化上面做了研究,但是很大一部分地区,首先想到的是依靠房地产,依靠大规模的投资来进行新一场的造镇运动。”魏建国认为,这是一种对中国新型特色小镇的一种误解,他称之为“非理性的城镇化建设”。

一旦特色小镇的发展引入房地产,势必会拉高土地成本,特色产业则难以实现,最后会演变成房地产一业独大,并带来大量的小镇库存,为当下三四线城市高库存压力雪上加霜。

当下房价高居不下,还有大量的房地产企业参与特色小镇的建设,安居乐业里的‘安居’变得更加难以解决。

针对这个现象,韦杰认为,在建设特色小镇的过程中,这个问题可以同步解决,只要实行房地产“双轨制”。既让商品房继续发展,同时也提供廉价租房,解决年轻人留在城市的问题。

在韦杰看来,特色小镇是实行房地产“双轨制”的最佳试验田,因为小镇在综合供地和用地政策上,成本比较低。而这也将是特色小镇在产业升级、安居乐业上,非常重要的一个解决方案,也是新型城镇化的内在需求。

特色小镇未来发展趋势

特色小镇的建设发展是大势所趋,但并不是所有的地方都适合发展特色小镇,也不是所有的企业都能建好特色小镇,更不是在短时间就可以打造出成功的特色小镇。

新华社瞭望智库和环球杂志联合发布的《中国特色小镇2017年度发展报告》指出,金诚特色小镇在内的很多特色小镇项目的发展,为中国特色小镇建设积累了经验,也为未来特色小镇发展提供了思路。

韦杰认为:“中国的特色小镇一定要走特色的产业化之路。在产业化的过程中要走双轨制,更重要的是要加数字化,这才是真正的特色产业。”

所以,金诚59个特色小镇的规划、投资、推进,既考虑整体的商业发展,又考虑了城市化的发展,同时最重要的是产业化的发展。

比如张家界天门仙境小镇、汨罗诗歌中华小镇、盱眙龙虾小镇、高邮光明小镇,这些收录于

《中国特色小镇2017年度发展报告》中作为实践案例的特色小镇,每个都有独具特色的核心产业作为发展基础,同时提供丰富的配套产业,为特色小镇注入生命力。

新华社瞭望周刊社副总编辑刘明表示,特色小镇的建设为中国如何走向世界带来了新思考。他认为,中国的特色小镇未来可能走向世界,拥有像达沃斯一样的知名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