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试图把经济和贸易政策纳入国家安全范畴

特朗普试图把经济和贸易政策纳入国家安全范畴。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表示,经济安全就是国家安全。此言试图把他的国内经济和贸易政策纳入国家安全范畴,进而重塑围绕这些政策的全国性辩论。

特朗普周一在公布其新的国家安全战略时表示,美国国内的经济活力、增长和繁荣对美国在海外的权力和影响力而言是绝对必要的;任何国家如果试图用繁荣来换取安全,最终将失去繁荣和安全。

周一在谈到今年股市上涨和失业率下降时,特朗普表示,他的前任把建立美国海外实力的重要性放在了国内经济增长的前面。他表示,新的国家安全战略提供了一个必要的对比,包含了减税、重建公路和桥梁以及在美国-墨西哥边境修建一道隔离墙的计划。在国会授权下,特朗普于周一公布了这项新的国家安全战略。

特朗普周一还聚焦对国家安全的更传统的定义,把中国和俄罗斯加入一份威胁名单。他说,恐怖主义组织、跨国犯罪网络和“流氓政权”都在名单之列。特朗普习惯用“流氓政权”一词来描述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

美国白宫的新国家安全战略主张通过扩张导弹防御能力、扩大核武器军械库来增强美国的军事实力。

在竞选造势期间,特朗普曾频繁批评中国造成了制造业某些领域的下滑。但入主白宫后,特朗普寻求加强他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关系,对中国的批评力度有所减弱。

特朗普还与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保持著热络的关系,俄罗斯干预2016年总统大选的消息传出后,引发了来自他所在政党内部的批评。

在该国家安全战略中,特朗普称中国和俄罗斯为危险的竞争对手,说这两个国家利用了前几届政府保持接触的努力。周一,他将中俄称为想要挑战美国影响力和财富的竞争对手。但特朗普试图平衡这一立场,他很快把话题转到合作上。

特朗普表示,美国将尝试与中俄和其它国家建立良好的合作伙伴关系,但始终以保护美国国家利益的方式开展。他表示,这种合作的一个例子是,美国最近与俄罗斯分享了关于一起即将发生的恐怖袭击的信息,这起袭击原本可能造成数千人丧生。

特朗普表示,这就是合作应有的方式。

美国中央情报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简称CIA)官员不愿对特朗普关于该袭击阴谋的说法进一步置评,并称相关问题应由白宫回答。

绿色和平(Greenpeace)等环保组织对上述新战略提出批评,指责特朗普未将气候变化问题列为安全威胁。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表示,特朗普对人权和法治只做了“空洞的说明”。

伦敦的亚非学院中国研究院(School of Oriental and African Studies China Institute)专家曾锐生(Steve Tsang)表示,在回应特朗普的讲话时,中国政府可能会谨慎行事,因为中国官员试图推断其严厉的措辞是否会导致具体的政策变化。

特朗普此前曾威胁要对中国徵收关税,并采取其他强硬的贸易措施,然而经过数月警告之后仍未落实。

曾锐生称,这必将引起中国政府的充分关注;但他认为中国政府不会立即做出回应。

在特朗普发表上述讲话之前,有报道称他将对中国的贸易行为采取强硬立场,中国商务部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在周一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被问及上述相关报道时没有发表评论(当时特朗普还没有发表上述讲话),但坚称中美贸易的本质是互利双赢。

她说,2016年中美双边贸易额超过5,500亿美元,这种贸易关系直接间接为美国提供了210万个就业机会;中美经济关系持续健康发展符合两国人民根本利益。

虽然长期对中国持批评态度,但在11月份首次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之后,特朗普对中国的个人看法似乎变得更为正面,他在访华期间对习近平赞许有加。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施压中国的能力也受到限制,因为一方面美国需要中国在解决朝鲜问题方面的合作,另一方面,如果美中爆发贸易战,也可能对美国经济造成冲击。

曾锐生表示,现在人们不知道真正的政策是什麽,特朗普就是这麽反复无常。

香港中文大学(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全球研究教授沈旭晖(Simon Shen)指出,小布什(George W. Bush)也曾经把中国描述为“战略竞争者”,而不是“战略合作者”,但这种辞令无法轻易转化为政策。

他表示,当911事件后小布什需要中国合作时,美国讽刺性地摇身一变成为了这个“战略竞争者”经济发展的重要促进者。

尽管特朗普称当今世界是一个竞争更加激烈并可能存在危险竞争的世界,但他28分钟演讲的前三分之二部分主要谈及了他上任第一年的很多情况。

在回顾去年大选时,特朗普表示,他的胜选代表了美国人民“灿烂的新希望”,美国人民选择他是对“过去失败”的摒弃。

他表示,前任总统们在保护美国方面一次又一次地令人失望。

特朗普称,这些人让美国的主权屈服于遥远国家的政府。

但他表示,去年一切都开始发生改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