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图的世界,2037年的记忆

动图的世界,2037年的记忆。

时间锁定2037年11月10日16:00,林成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走进胶囊车站。

一辆胶囊列车减速驶入,人们快步走出车厢。胶囊列车再封闭式水晶管道里运营,在地表被架起。作为城市中的快速公共交通工具,胶囊列车穿过整个城市的时间,不超半小时。

为了节省时间,胶囊列车在城市中直线行驶。成片的房屋被弹性聚合纤维架在空中,为列车腾出空间。出行工具在房屋下穿梭,不必在横纵的路上拐来拐去。

阳光下,胶囊管道的弧形穹顶反射着刺眼的光。远处哥特式教堂的塔尖被云环绕,巴洛克式圆屋顶泛着青铜色。

林成在座位上坐下,车门缓缓关闭,列车加速飞驰。全景车窗外,街景迅速后退。3分钟后,林成抵达推力火箭发射场。

长距离出行,推力火箭的是最为节约时间的方式之一。从地球的一端抵达与地球直径相对的另一端,时间不到一个小时。

乘客被运输装置送至火箭正下方的弹力轨道内。林成蹲下,蜷起身子。弹力启动,把人直接弹送至火箭内的座位上。

安全装置固定,火箭启动。

巨大的推动力产生的强大的加速度。推力火箭通过电磁力克服地心引力,并被加速度垂直推至距离地表1000km的逸散层外。摆脱了空气阻力的束缚,飞行燃料被大大减少,同时速度也得以加快。

透过火箭的小小窗口,愈发刺眼的太阳光照射进来。不同星系的星球慢慢露出,像一粒粒沙,孤独地漂浮在宇宙的空间中,反射着星星点点的光。

脚下的地球散发着淡淡的蓝色,云层片片掩映下,陆地和海洋的轮廓清晰可见。

这还是家园吗,林成心想。温室气体在大气层充斥,南北极冰川融化仅剩20年前的三分之一。海水上涨,数以万计的岛屿被淹没。沙漠区域面积扩大,湿润地区涝灾频繁。20年间,数千种物种灭绝,地球正在成为自然的坟场。

十年前,第二颗适宜人类存活的星球Alive星被发现。经过十年的基础设施建设,人类做好了移居新星球的准备。

地球终结人类史,又将会是哪一天呢。

半小时后,火箭开始减速,抵达目的地上空。电磁力的反向推力下,火箭安全着陆。

林成抵达怀俄明州,当地时间凌晨01:10。

月光下,错落的锯齿形屋脊闪闪发亮。街上行人纷纷,家家灯火通明,工作还在进行,城市依然喧嚣。

人们习惯了超过72个小时不睡觉。但这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因为大脑的不同区域,都在通过一个叫“脑波干扰器”的装置轮流休息,25分钟一个周期。

在植入人体的交互系统中,这个装置只是其中一个节点。皮下组织内,数百个纳米芯片与关键神经元相连。物联网架构下,纳米芯片搭载电流传感发射器,可感知突触间的电流变化,并将其转变为实时数字信号,发射到名为“第一大脑”的体外装置。

之所以叫“第一大脑”,是因为它已经大部分取代了人类大脑的功能,并进行了延伸。原生大脑退居“第二大脑”,只负责提供生理活动、技能练习等基本功能,完成生理循环。

“第一大脑”提供累积并分析行为数据、监测人体健康、瞬时记忆存储、语言整理等功能。不仅能接收信号,更是一个集电流检测、数据计算、行为分析、发射信号等行为于一体的超级智能机集合体,被固定在左耳处的头骨上。虽然功能复杂,但却只有拇指大小。其电力由指甲大小电池支持,续航能力达到一年。

周遭环境有些陌生,林成习惯性地脱口而出“地图”两个字,怀俄明州的地图以3D虚拟投影方式,映射在距面部50cm的空气中。

光线3D投影,来源于“第一大脑”上配备的全息动态投影装置。接收人类语音信息后,“第一大脑”进行分析和功能调用,直接将搜索的结果以实时动态形式展现。

“第一大脑”的功能调配和切换,通过分析人体内脑电波自动实现。皮下芯片检测到脑电波变化后,传输给“第一大脑”,进行意图和行为分析。并根据分析后的结果,进行功能启用和适配。再通过3D投影,展现在人们面前。

对于个人来说,“第一大脑”累计个人数据并进行分析,感知、发射脑电波干扰信号,感知意图和行为,并能调控睡眠和情绪。

对于与外部世界的联结,这个装置也肩负着重任。人们经由它去完成出行、购物、社交等一系列社会活动。在“第一大脑”中,人类想要表达的语言被转换成数字信息,并以高频信号的形式发送,瞬时触达靶接收者。

20分钟后,林成抵达黄石公园。

如今,黄石公园内的超级火山,进入活跃期的迹象正在显露。时隔60-80万年的火山喷发期,或许正在到来。一旦超级火山喷发,将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其碎屑足以覆盖半个美国,释放有毒气体、高温高湿等因素对生态造成的破坏,甚至将毁灭地球上超半数物种。

而转移至Alive星生存,是人类在超级火山爆发前,为了延续生命,能做的最好的选择。

作为一名年轻的中国地质学家,林成此行正是为勘测火山活动情况而来。

刚在入口处的台阶上坐下,稍作休息,Adams就发来一张动图,憨憨地笑着说,“你到了吗?”

Adams是苹果公司生产的一款智能仿真人。20年前,苹果公司生产着世界顶尖的智能手机。

那时候,人们通过手机与外界连接。在这个巴掌大的长方体里,安装了一个个独立的名为APP的应用,完成一切与世界的沟通:看新闻、购物、打游戏、谈恋爱……手机的存在帮助人们实现了远程社交、在线票务、信息查询等生活服务。

手机的诞生,是人类生活进入智能化的起步。技术进步,通常为人类满足需求而存在,这让人们的需求也随之爆发。为了满足需求而存在的APP,功能逐渐强大。直到数量众多的APP融合为一个、包含全部功能的超级APP。

而人类的需求,早已延伸到手机所能提供的服务之外。

紧接着,“第一大脑”出现,巨大的供需网络与人本身融为一体。人们与世界间的沟通方式,被这个新生事物彻底改变。

手机的消亡,则代表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终结。

苹果公司因此利用原有硬件技术,转而生产智能仿真人,并将应用于苹果手机的siri系统植入其中。仿真人智能系统不断学习人类思维,如今达到了与人类大脑相似的水平。既能沟通和交流,又能通过智能机械躯体完成诸如电脑操作、打扫卫生等基本工作。

林成出野外实地调查,Adams留守帮他处理简单的工作、打点家里。

“我到了,立立到家了吧”。林成启动远程位置监控,看到立立刚进家门。

立立是林成在人类研究中心领养的儿子。林成是个不折不扣的不婚主义者,对于传统家庭观念不屑一顾。但看到小孩子就挪不开眼,林成只得领养一个。

“是啊”。Adams发来动图,立立在他身后摇晃着手臂,笑得煞是可爱。

如今,使用动图作为传播载体,已经成为了远程社交的主要方式。

实际上,文字作为记载、传递信息的主要形式,已有几千年历史。但以文字为载体,进行即时远程通信,有着诸多弊端。如文字符号的传达往往是断点的、抽象的,无法在复杂的语境中传达语气和情绪,常常造成语义的误解。在技术力量持续爆发的今天,人们的生活节奏不断加速,普遍陷入了一种更为焦虑、耐心更低的处境。

动图的广泛应用极大地弥补了这一点。它能够提供情绪、场景、意义深化等作用,避免因文字的误解、曲解社交中的表达。相比于文字,它更具有温度,能精准表达情绪,并在不同场景中切换;相比于视频,它具有最小的流媒体格式,更节省存储空间、传输速度更快。

同时,动图作为一种象形符号,有着易于理解、强趣味性等特性。在社交中,对别人语义的认知和传播有着天然优势。

动图的普遍应用,更多是科技创新,给社会形态带来改变的表现之一。

“对了,你需要的资料发给你了”。Adams把一长串文字,通过微信发给林成。

这是林成已经去世的导师,记录在本子上的一些数据。

随着中国标准持续输出,世界文字的传输方式正在改变。20年前存在着诸多以文字为主的应用程序,微信从中脱颖而出,成为了世界上通用的,商务信息传输、存储服务提供方。

“叮。今天,立立生日”。“第一大脑”不断传来提醒。

“生日快乐”,林成对立立说。

随后,一个大蛋糕动图出现在眼前,右上角出现一行字,“由【发明蛋糕】提供”。这是个德式黑森林。

但立立更喜欢水果,林成想。经由传感器,他的心思传达至“第一大脑”接收指令。3D映射的动图中,出现第二个蛋糕的轮廓,是个12寸水果蛋糕,榴莲气味从空气中传来。

好了好了就是它,这么难闻的东西不知道为什么立立会喜欢,一点也不随我。林成嘀咕着。

选定之后,“第一大脑”自动完成下单支付。20min后,生日蛋糕将会送至家里。

想着立立又长个子了,林成心想,给他买身新衣服好了。

立立的动态虚拟映像出现在3D投影中。基于个人喜好和历史数据的分析,几款立立喜欢的款式被定制合成。动图中立立的形象试穿了几件,林成有了主意,决定选几件立立没尝试过的款式,给他个惊喜。

将动图与生活服务进行连接,这个功能由一个名为“动图宇宙”的产品实现。

动图宇宙在20多年前上线,为人们提供海量动图。

20多年来,信息传递形式逐步演化,由动图宇宙提供的动图,已植入人类“第一大脑”,成为世界上通用的唯一动图提供商。

科技进步,也让这一常见的社交形式——动图,成为生活服务的入口。人们需要的购物、获取资讯等服务,逐步得以经由动图宇宙实现导流。动图宇宙通过“第一大脑”对个人喜好、需求细节的了解,进行精准动图推荐。人们对动图中提供的信息自主选择,直接进行跳转链接并支付。

“爸比爸比你什么时候回来?”立立发来一个要抱抱的动图,。

林成心里暖烘烘的,发给立立一个亲亲的动图“宝贝儿,快了快了”。

“今天的交流课,老师都教了什么呀?”林成问立立。

人类的绝大部份知识与经验传承已交由“第一大脑”完成,她几乎可以解决人类所疑惑的一切问题。但为了保持人类的群居性特征与情感性诉求,每月一次的交流课也必须存在。

立立想了一下,“嗯,张老师讲了他小时候地球的样子,好像空气特别清新。爸比真的是这样吗?”

立立说的张老师是个历史学终生教授,他甚至无需“第一大脑”都能存活,是地球村内最为有名的十个人之一,但他同时也是个“怪人”,一直坚定地认为,人类是毁灭地球的祸根,以前的地球比现在更好。

因果业报?林成想了想,也就老年人才会相信这个。

“还有呢”?林成问。

“他留了个作业,让我们想想这个世界上没有了什么最可怕”。

没有了什么最可怕?世界上还有什么工作,不能被机器人替代呢。仿真人的出现,取代了人类与生俱来的孤独感。他孤独的时候,Adams随叫随到。好像缺了什么,林成都不觉得少。

没有什么最可怕?林成想不出来。人们不愿意生孩子,都可以通过技术重造机器儿童来解决。智能合成DNA序列并组装,再用智能机械培养细胞组织。新生命有着人类的智力和思维、人类的皮肤组织和外表特征,身体里面却是钢筋骨架,血管里流着营养液,不然立立是怎么来……

“嘭”。一声巨响打断了林成的思绪。

竟然停电了。整个世界陷入一片黑暗。

没有了电的支持,一切智能设备犹如废铁。“第一大脑”、芯片、发射装置……什么都不能用了。人类对智能装置如此依赖,生命基本功能都难以维持。

林成眼前一片眩晕,头痛阵阵袭来,四肢无法动弹,巨大的恐惧涌上心头。

“可怕”“灭绝”“业报”……这几个词突然在林成脑海中重复。

“……迹痕点一后最的上界世在留类人,是就这许或”停止呼吸前,林成默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