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中文网:神户制钢假数据丑闻发酵

BBC中文网:神户制钢假数据丑闻发酵,假数据丑闻可能会玷污日本制造这一品牌。

聂姆(Ashleigh Nghiem)BBC News 发自新加坡

商业新闻网站[http://www.businessnews.cn/]报道,日本产品长期以来都有以诚信为本和质量可靠的好名声。

但是,神户制钢公司(Kobe Steel)的假数据丑闻可能会玷污日本制造这一品牌。

上周末神户制钢承认,伪造了供给波音、尼桑和丰田等200多家公司的材料的质量、强度和耐用性的数据。

该公司本周五(10月13日)表示,涉及的企业数量已经上升到500家。该消息让神户钢铁本周市值蒸发约18亿美元(13亿英镑)。

至少有六家日本公司在近年内承认欺诈和不当行为。为什么这种情况不断发生?是否是一个系统性问题?

“抄近道”

专家认为,上世纪90年代以来经济增长长期放缓是一个主要因素。 这迫使日本企业改变商业模式,但这似乎已损害其品牌。

日本宏观顾问公司董事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太久保卓治(Takuji Okubo)在东京说:”大型企业过去常常生活在一个稳定、可预测和不断增长的市场中,但事情发生了变化,一些公司可能抄了近道。 ”

20年前,日本的企业都专注于战略增长,此后他们认识到经济将不会再强劲增长,这意味着公司必须集中精力进行重组,降低成本和追求效率。

东京富士通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舒尔茨(Martin Schulz)对BBC表示,在这些痛苦的调整过程中,一些公司正努力”适应新的游戏规则”。

他说,提高效率的诉求使得管理层极度渴望看到积极结果,有时甚至不惜踩踏质量底线。

舒尔茨补充说,核心员工和管理层的努力已经达到极限,在某些情况下导致了过度劳累和不当行为。

但开拓海外市场以提高利润的诉求为日本企业特别是其在海外的子公司带来了其他问题。

经济学人企业网络组织(The Economist Corporate Network)北亚总监科尔巴赫(Florian Kohlbacher)表示,有些公司海外市场扩张太快,导致缺乏有足够丰富经验的经理来监督运营。

检测欺诈

在神户制钢不当行为曝光前,日本还发生了尼桑汽车和三菱汽车公司以及汽车安全气囊制造商高田公司(Takata Corp)的丑闻。高田在质量问题导致16人死亡多人受伤后实施了全球召回,并于今年六月申请破产 。

两星期前, 尼桑汽车召回了120万辆汽车 。这些车辆获得了未经授权的技术人员认证。

电子巨头东芝公司仍然受到会计丑闻的影响。

尽管有多宗如此高调的案例,但专家认为,质量和合规性在日本还是至关重要。

但他们预测将来会发生更多涉及欺诈和不当行为的丑闻。

科尔巴赫说,这部分是因为互联网等新技术使得更容易发现错误、欺诈和不当行为等问题。而数字化则有助于传播相关信息和提高透明度。

虽然尚未清楚神户制钢的伪造数据是如何被发现的,但舒尔茨表示,”在更加透明的环境中,公司必须早日在错误和不正当行为中正本溯源。“

潜在的更多丑闻

随着一项保护举报人的法律在2006年生效,更多的欺诈和不当行为浮出水面。

五年后最劲爆的案例来了:奥林巴斯的英国总裁伍德福德(Michael Woodford)成为历史上爆料自己公司的最高级别人物。

他揭露了14亿美元(8.8亿英镑)的会计欺诈丑闻 。这家日本医疗设备公司瞒报了上世纪90年代的投资损失。

科尔巴赫说,自法律生效以来,更多人举报不法行为。但很难确定有多少人能够利用这些法律保护来监督公司的不法行为。

日本社会扔在争论举报人是否能够得到充分保护,法律并未规定对通过解雇或推销员工来惩罚员工的公司给予处罚。

有人认为2009年成立的日本消费者事务局(Consumer Affairs Agency)会提供进一步的保障措施。

该机构是在日本发生了由不合格产品造成几起意外事件后成立的,这些意外事件包括一起涉及中国饺子的的事件。

亚洲策略顾问公司的基思·亨利(Keith Henry)表示:”以前是政府部门处理那些缺陷产品的制造商,但消费者事务局接管了这些责任。”

亨利补充说,新监管制度更多地侧重于消费者而不是制造商。

重塑品牌

有些人认为日本企业受到的这种关注可能会产生积极的影响。

舒尔茨说:”现在似乎有广泛的共识,在未来战略中只注重成本和提高盈利能力是不行的。”

科尔巴赫说,他现在期望”公司仔细审视他们的业务,并确保任何问题在变得严重之前得到解决。 ”

但是,由于自律并不总有成效,一些人认为应该对那些不符合政府标准的公司进行更严格处罚。

日本宏观顾问公司董事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太久保卓治举提到了一个最近发生的案例。日本广告业巨头电通(Dentsu )违反劳工条例仅被罚款50万日元(约4,400美元,约3,321英镑)。”我认为这其中有一些非常错误的事情。”

但太久保卓治不认为在日本出现了系统性问题。他表示,不正当行为的普遍存在是”日本公司自治”的证据,因为公司在报告内部问题,以便处理。

对于想要摆脱欺诈和不当行为的公司,他说:”每个公司都应该停止将自己的品牌称为”日本货”,他们应该建立自己的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