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外汇管理局司长关涛:预计未来3年将实现人民币浮动汇率制

中国外汇管理局(SAFE)收支司前任司长…

中国外汇管理局(SAFE)收支司前任司长关涛接受MNI专访时表示,很慢判断今年人民币的升值行情能否持续,但这为中国央行放松资本外流的严格监管创造了条件,同时也为推进由市场为导向的“清洁浮动”人民币汇率制目标提供了机会。

关涛,此前担任中国人民银行外汇管理局的顾问,目前是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的研究成员。该机构主要由40名知名经济学家组成的中国经济智库。关涛表示,清洁浮动可能会在3年内或更快时间内实现。

作为外汇形成机制的专家,关涛称国内和海外的不确定性对人民币走强前景蒙上了阴影。“判断中国经济是否触及到拐点还为时尚早,中国政府也无法预期短期内经济能否打破‘L型’的动能”。言下之意认为中国经济增长触及低谷后还将维持缓慢复苏。

他表示,“政策和市场信心(对人民币)会受到经济基本面的波动影响,此外,美元汇率已经接近筑底”。

截至周五,人民币兑美元今年升值了5.83%,对比去年贬值7.02%,而美元指数在2016年上升3.73%后下降了10.27%。

关涛表示,尽管人民币近期走强,“但近年目前为止我对人民币没有明显升值预期”,“就远期汇率而言,由于两国汇率的利差,人民币兑美元依然处于贬值。”关涛称,近期人民币升值“体现的是预期的变化,原先看跌人民币的悲观市场预期转变为目前看好人民币升值的乐观预期”。

截至9月14日,美国和中国10年期国债利差扩阔至140个基点,基本是今年年初66个基点的两倍多,接近两年来最高利差水平。

但可以肯定的是,从8月28日起到9月8日止中国央行开始逐日下调人民币中间价的这段时间,人民币升值速度是难以为继的。这两周人民币汇率升值了3.04%,8月25日美元兑人民币收盘价为6.6645,9月8日为6.4617。

关涛表示,“一旦人民币出现短期的单向大幅波动,并持续突破关键支撑水平,可以肯定的是汇率超调了,这意味着很快会出现修正”。“因此做多人民币而做空美元的策略是不明智的,也存在风险。”。

鉴于存在利率缺口,人民币走强是没有基本面因素支持的。

关涛声称,“在目前的环境下,中国人民银行没有必要追随美联储的加息步伐。中国央行维持利率不变,因此当前的政策并不支持人民币上扬”。

在美联储上一次在6月份宣布联邦基金利率上调25个基点至1.0%-1.25%之后,中国央行维持存款机构7天回购利率2.45%不变。

SAFE将放松资本外流监管

随着人民币贬值预期的消散,关涛预计中国人民银行外汇管理局将会放松今年年初为遏制资本加速外流而实施的外汇管制。

他表示,“在去年年末的不良情况过后,严格的资本管制成功的稳定了人民币汇率并维持了外汇储备规模不变”,“复杂的行政措施与长期讨论的宏观审慎管理目标是不相符的,因此监管机构必须调整在极端情况下(资本外流)而采取的临时性举措。”

中国人民银行上周正式宣布,将境内金融机构代客远期结售汇业务所需提取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由20%调降为0%。央行的立场调整得到了证实。中国人民银行在向MNI发出的邮件中强调,这一调整是因为“人民币汇率正在接近均衡,市场预期更为理性,跨境资金流和外汇供需情况也趋于平衡”。

2015年10月最初设定的远期外汇合约的风险金率,因为当时人民币汇率走弱,政府此举旨在限制美元的购买。

但关涛表示,取消风险准备金并不意味着完全取消限制。

“风险准备金的调降并不意味着取消了这一规定”,“远期外汇合约的风险准备金就好像是一种托宾税―对国际金融结算征税―特别是外汇投机交易。这已经成为央行管理外汇市场的常见工具。如果市场信心恶化,那么央行将重新征税”。

至于其他的规定,包括海外直接投资的限制,也可能会逐步放宽。关涛指出自3月份以来银行代客售汇规模同比呈现正增长趋势,结束了连续13个月下滑。

其他的限制也会很快放松。“去年得到限制的合法和合理的海外直接投资,也将得到释放”。

不确定近几周出现的小幅资金流入趋势能否持续。“资本和金融账户(包括错误和遗漏)依然显示今年上半年赤字422亿元,而最近的人民币大幅升值加上经济基本面情况则发出不同的信号”。

相信不久将来将实现清洁浮动

关涛表示,他相信人民币汇率的清洁浮动是可以实现的,并认为当前的每日中间价定价机制是实现以市场为导向的汇率浮动过程中的短期阶段。

“市场将每日中间价视为中国人民银行政策的一种信号,特别是引入逆周期因子之后更是如此。”“中国人民银行也使用这种方式与市场沟通”。

央行在5月份调整了中间价汇率计算方法,加入了逆周期调节因子。自此后起人民币开始了升值。

在8月28日-9月11日期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连续11个交易日上调,累计升值2.04%,被交易员解读为中国人民银行支持人民币升值。

关涛称,中国人民银行将会完善汇率中间价机制。“这与外汇改革的目标是不相符的,因为外汇制度是以市场为导向的,不可能根据某一个计算方法设定中间价。只有当市场参与者拥有自己的定价模型后,市场才有足够流动性。否则,这将会只是单向的交易”。

关涛声称,未来3年内有可能实现清洁浮动。“根据2013年末政府设定全面性改革蓝图,有望在2020年底前开展市场化改革的决定性进展”。

关涛表示,“保持货币政策独立的必要性高于维持汇率在某一水平,因为中国经济规模还在扩大,经济系统错综复杂。因此维持有管理的浮动的成本很高,行政手段的积极效果也受到了限制”。

未达到这一目标,中国央行还必须提高人民币汇率的灵活性。如果政策还在管制资金流入和管制资金流出之间摇摆,那么改革将不会成功,因为这会损害国家的公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