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卵是“世上唯一的后悔药”冻卵旅游兴起

一些有条件的女性选择前往海外进行手术,冷…

一些有条件的女性选择前往海外进行手术,冷冻及保存卵子,延长自己的生育年龄。追求自由生活、发展事业、找不到合适伴侣等等,都是中国女性决定进行冻卵手术的原因。

单身人群在世界各地上升当中──中国亦不是例外。中国女性单身的原因非常多样。有些女性自己作出这样的选择,也有女性因为际遇而保持单身。

越来越多中国女性认为,冻卵是“世上唯一的后悔药”,让她们延迟生育计划、事业家庭兼得。也有一些女性认为,生理时钟时针不停滴答,完成冻卵令她们安心。最起码,她们为自己做了一点事情、保留一点希望。

不过,中国并不容许单身女性于国内冻卵。对于有条件的女性来说,前往外地是最可行的办法。

家住北京、在外企担任推广经理的ZZ今年40岁,她在今年一月于美国洛杉矶完成冻卵。

“我一直对于要不要小孩子不是特别确认,我不是那一种笃定说我一定要当一个母亲这样子,只不过我觉得,我要给自己的人生多一个选择。”

ZZ说,以她的收入来说,赴美冻卵的费用不算高。所以,费用不是一个问题。

自中国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以惊人速度发展。在中国城市,现代女性的生活面貌已完全不一样──她们能在事业上拼劲、累积财富、发展自己的志趣。

ZZ说:“我对现在这种自己可以掌握一切,比较独立的生活状况比较满意。”

除了事业以外,ZZ说她爱好艺术,喜欢画画及看电影,这些兴趣都在她的生活中占据重要的位置。

对于ZZ这类型女性来说,冻卵作用就如保险一样。她们不一定会使用储存的卵子、当母亲也不是生命中的必然选择。不过,假如她们日后下定决心生育的话,冷冻了的卵子为她们保留做母亲的机会。

打拼事业

对于事业心强的女性,冻卵让她们有更多时间打拼,事业阶梯再上一层楼。
“就算(现在)有男朋友,我30岁之前也不会去结婚的。”

Jia今年26岁,目前没有男朋友。不过,她说未来两三年内还没有找到合适对象的话,她会去海外冻卵。

“事业占我生活很大一部份……一定要有一定的收入。” Jia计划近期到美国修读博士课程,学业有成后希望在国外或国内觅得高校的教职。
难觅合适对象

一些中国女性希望通过冻卵延长生育年龄。她们希望在未来遇到合适的人的时候,仍然能够生儿育女、建立家庭。

根据《中国青年报》的报道,2004年大学本专科阶段女生占的比例为45.6%,十年后比例增长至52.1%。女性的收入亦在增长中。

今年40岁的张小姐形容自己是传统女性,一直渴望与理想对象组织家庭。她两年前第一次在台湾冻卵,之后又在其它地方再次冻卵。

对比父母辈来说,张小姐认为她们这一代的女性更难找到对象。“改革开放以后,整个社会贫富悬殊是非常大的。”

“我父母的那一代,大家收入跟社会地位其实差不多。他们也不需要买房子,因为单位会分的……在这个情况下,他们(择偶)也不会太多考虑比如学历等等。”

“他们的圈子也非常小……他们的眼光很窄……相对来说,这种环境当中的人是会比较单纯。”

传宗接代

中国文化强调传宗接代,令不少中国女性增添多一层压力。

31岁的满满在今年二月底到洛杉矶进行冻卵手术,她指这种传统观念对她还是有影响。

她说:“冻卵对爸妈也是一个表态,就是其实我会要孩子,只是现阶段我觉得我还有想做的事情没有完成,我没有去做,所以才去冻。我冻完了卵子爸妈更放心了,想要孩子的时候,随时都可以要。”

比较:台港冻卵相关法规

由于中国大陆禁止单身女性冻卵,不少有能力有条件的女性都会在海外进行手术。除了美国之外,台湾也是一个热门地区。有生殖中心负责人认为,这为台湾的医疗产业提供商机。

台湾的《人工生殖法》在试管婴儿、捐赠生殖细胞各方面有各种规定,但法律容许单身女性冷冻卵子。

送子鸟生殖中心暨爱生育银行副院长王怀麟医师指出,全台湾有约77家医疗机构现时提供冻卵服务,整个程序费用在台币13万至15万之间。

王怀麟说:“大陆客人占了五、六成左右。”送子鸟生殖中心的客人也有来自港澳地区、新加坡,甚至是欧洲的华人。

王怀麟估计,全台湾的医疗机构每年完成约600至700个冻卵周期──而且还大有上升的空间。以送子鸟生殖中心为例,2010年只完成十多个冻卵周期,但去年中心完成了150个周期。即是说,在短短六年间录得十倍的成长。

不过,台湾《人工生殖法》规定只有夫妻才可以实施人工生殖(即试管婴儿),单身女性不能在台湾购买或使用精子。
至于香港,已婚和单身女性都可以因非医疗的原因接受冻卵疗程。

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妇产科学系吴鸿裕教授指出,早前有一名私家医生向人类生殖科技管理局查询,单身女性在香港能否接受冻卵疗程,而管理局确认这是法律容许的。